肉宅屋

正文 分卷阅读4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睡月如疯 作者:常声

    分卷阅读45

    !”

    吴庭威挑眉质疑:“突然?”

    简洁双手叉腰,也学着他的表情道:“是的!”

    吴庭威轻轻摇头又叹气,倏地前行几步将她搂入怀中:“小洁洁,你知不知道这‘突然’两字有多伤我的心?”

    简洁双手环住他的腰,恬淡的笑容浮现在嘴角:“你理解错我的意思了。”

    “嗯?”他疑惑。

    她微笑答道:“你知道吗,刚刚那一刻我突然有家的感觉!”

    “家?”

    “我从小就只有妈妈,连生父都不知道是谁,甚至连他的照片都没见过一张!我好羡慕别的孩子有爸爸带着玩耍参加家长会亲子会……刚刚那刻我看着你,忽然间想到以后如果我们有孩子了,你一定会是个好父亲,一定会很爱很爱我们的孩子,不会让他受一点点伤害!”

    她说着说着眼泪竟啪啪落了下来,吴庭威心疼极了,双手捧起她的脸颊指腹抹去她的泪水,温声道:”不是说觉得幸福吗?怎么又哭上了?”

    简洁抿了抿唇,倔强道:“不是,我是开心的,喜极而泣啊,懂不懂?”

    吴庭威附和:“报告领导,小的明白!”

    简洁被他逗得嗤的笑了,脸颊的泪珠在阳光下晶莹剔透似明珠。

    “好了,去洗漱了吃饭吧!”

    ______

    餐盘里放着吴庭威自制的吴氏三明治,简洁掀开上面那层奶味土司,看到了绿油油的青菜叶子,大片的意大利培根肉,两片溢着汁的鲜红西红柿片,黄澄澄的心形鸡蛋饼,丰盛又营养,简洁点头,果然符合他的作风,可底下那两片面包夹的酱料,她闻起来怎么就觉得……这么的奇怪呢?

    抬起疑惑的眸子瞧了他一眼,他自然的拿起刀叉唰唰切了几下,极优雅的插起小块儿,入口前对朝她温柔一笑:“你推荐的'老干妈',嗯,我突然发觉味道还可以。”

    简洁垂眸而笑,这男人真是越来越可爱了!

    ——

    饭后时间仍有剩余,简洁随手拿起眼睛瞟到的晨报来读。

    那页正中央刚好是国内著名室内设计师路婵娟的采访稿件,简洁一目十行读完,文章简单解读为对路大美人的各种赞扬欣赏。

    简洁被文章下方一张合影照片吸引住,她认得出其中两人是沈眉和路婵娟,照片中央是位眉目柔和却不乏威严的男人,简洁判断此人是路婵娟的父亲。简洁仔细端详许久,直引起吴庭威的注意,他探身看了眼照片,云淡风轻道:“文章字数不够照片来凑,这是报刊杂志的常态!”对文章偌大标题及照片中的熟悉面孔并未做评价。

    简洁抬眸似笑非笑瞧他一眼。

    吴庭威喝下最后一口牛奶,无所谓笑笑:“那位你不认识的面孔——是路婵娟的爸爸!”

    简洁点头:“猜得到!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简洁踟蹰:“嗯……好像有些眼熟,不知道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吴庭威接过报纸折叠放置一旁:“路伯父是城中名流,亦是报刊杂志的常见采访对象,见过也不足为奇!况且,别人家的事情,我们管这些做什么!”

    简洁长长的“咦”了一声:“什么时候路家变成别人家了?”

    吴庭威笑呵呵抱住简洁:“只有你才是我家的,其他人都是别人家的!”

    简洁笑吟吟歪靠在他肩头。

    不多时吴庭威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我妈她没说什么重话吧?她那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其实很好相处!”

    简洁心知他担忧自己受了委屈,抬起盈盈的眸子微笑道:“我明白,而且阿姨并没有说什么重话,她还说其实挺喜欢我的!”

    吴庭威挑起剑眉:“真的?”

    “是啊!”简洁笑笑,“只不过她后来又说了些话我不大明白……”

    吴庭威猜想母亲祁思嘉兴许是查到了些什么,毕竟他并未特意掩埋简洁的身世,要查到简语西再简单不过,可看简洁这丫头疑惑的样子,想必母亲只是轻轻拉扯了这层关系网的最外层那根线,并未点破其中千丝万缕错综复杂的爱恨情仇。吴庭威最擅长安排规划将来之事,颇有运筹帷幄的大将风范,然而简洁的出现本就是一场意外,不曾想这一路走下来爱下来,牵扯出的人和事愈加多起来,甚至吴庭威都不敢设想,若是某天真相昭告天下时,此刻他怀中安静恬淡的女人还会心甘情愿伴他左右?

    他贪恋简洁带来的温暖与幸福,舍不得放开她一分一毫,收紧搂住她腰的手臂,“既然想不明白,那就不去想了!”

    简洁作难:“可是,祁阿姨好像认识我妈妈?”

    吴庭威眸色猛地一暗:“是吗?”

    “我不确定,可听阿姨讲话的意思,应该是这样的!”

    他微微勾起唇角,墨黑色的眼睛深不见底:“你别想了,否则又要失眠了,这些事情交给我去查,好不好?”

    简洁听他这样讲也就作罢。

    她坐于他腿上,双手环住他的脖颈,头枕着他的肩膀,竟渐渐有了睡意,上下眼皮使劲儿打着架。那手臂渐渐使不上力气,顺着他的肩头往下滑落,垂下来时不经意打落在他两腿间的某部位。简洁隐约听见他倒抽口凉气,迷蒙着睁开双眼,不知所以的瞧他两眼,又眯着眸子欲睡过去。

    吴庭威火已经上来了,瞧着自己昂起头的某物体,再瞧瞧怀里娇俏欲滴的女人,哪有就此放过的道理。就着这姿势,右手环住她纤细小蛮腰,左手顺着她薄款棉质打底衫下摆钻入,绕至背后解开胸/衣暗扣,又掌着一株柔荑缓缓揉/搓,垂头隔着衣物含着另一颗吮/吸。

    知晓昨夜她被折腾得累得不轻,这会儿许是真的累了。最初吴庭威还能够控制住力道,缓而轻的揉/捏,细细品尝她的味道,因此简洁虽是偶有蹙眉的动作,却并未醒过来。

    然而他在性、事上素来是强势的,每每是她哭着求饶他尚未尽兴,这会子功夫渐渐地食髓知味了。掀开她的衣物含住樱桃狠狠地吮、吸,暧、昧的声响在清晨极其清晰。大掌探入她的牛仔裤中,隔着底、裤重重揉、捏她嫩而挺翘的臀、瓣。

    偏厅光线极好,衬得她本就白皙的皮肤几乎盈盈泛着光,吴庭威眼瞧着自己制造出的欢、爱印痕,不由得勾起唇角,又探出舌尖轻舔了她早已挺立的果实,感觉她身子不经意的一颤,他倏地笑了出声。

    简洁彻底清醒是在他隔着薄薄的底、裤将手指抵进小xue时。她轻、喘,张开星眸忿忿的望着他,小手

    分卷阅读45

    - 肉肉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