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宅屋

正文 分卷阅读4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睡月如疯 作者:常声

    分卷阅读49

    ——

    简洁方向感奇差,再加上对此处人生地不熟,刚刚慌慌张张跑出来还没觉得可怕,回神时发现自己迷了路才后悔晚矣,这条街道空旷无人,两侧灰色楼房一栋栋外观极相似,一眼望过去根本分不清东西南北,简洁觉得害怕,定在原地慌忙的环顾四周,前方走来两个摇摇晃晃的醉汉,她紧张得躲进梧桐树的背后阴影处,直到那口哨声走远,方长舒口气走出。

    想起拿手机时才发现自登机后关闭的手机还未打开,开了机,短信形式通知的未接来电突突跳了出来,她看到两个熟悉的号码,深吸口气删掉其中一个,又拨通另外一个号码。

    似乎每当她身处困难境地,任跃总是适时出现,而当她脱离险境回归幸福后,他又悄无声息离开,微毫痕迹不留。

    ——

    两人在主街道等待许久才拦截到一辆的士,简洁意外的发现任跃说得一口正宗的粤语,与那师傅交谈甚好。

    车子停在一家酒店门口,这个时间点房源很紧凑,只余下一间双人房。任跃犹豫,询问简洁的意见,简洁望了望大堂外略略泛白的天际,疲劳的垂了垂眼皮:“没事,就休息一会儿,天亮了就回去,否则我妈要担心了!”

    可是这一觉居然睡了一天一夜。

    醒来后竟觉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简洁衣着整齐的下床拉开窗纱,炙热日光刺入眼睛,简洁许久后才能够适应黑暗过后的光明。

    任跃怕吵到她,去洗手间接了电话,走出后一眼见到简洁瘦削的苗条背影,他往前走了两步给她端了杯水递过去,“喝杯水吧!”

    “谢谢!”简洁淡淡笑笑接过。

    “景儿打电话来,阿姨很担心你。”

    简洁一口气喝完水:“我们回去吧。还有,谢谢你,任跃!”

    ——

    第十家侦探公司。

    吴庭威啪的挂断电话,眼冒怒火,顺手将手机砸出去,“都他*妈一群废物!”

    那助理抹着汗闪过一旁,本月砸坏的第三只手机,在这么下去,恐怕下次支离破碎的就是他这个小助理了。

    “总经理,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去忙了……”

    吴庭威看都不看他一眼,不耐烦道:“趁早滚蛋!”

    那助理如临大赦,一溜烟消失,等在门外不多时的路婵娟愣了愣,走进时屋内已是满目狼藉,她轻蹙秀眉,径直走过去夺取他指间的红芒,捻灭。

    吴庭威无力的靠回皮椅背,那晚的事原谅他搞不清楚原尾,他现在甚至不知该用什么态度面对路婵娟,自上月起她仿佛变了个人一 般,什么朋友兄妹全他*妈是狗屁,她现在的架势根本就是要嫁进吴家。

    “我有些累了,有什么事晚些时候再说吧!”吴庭威阖上双目,声音透骨的凉。

    路婵娟仿若未知,绕至吴庭威的椅背后双手置于他肩上,浅笑嫣然道:“这烟还是先戒掉吧,对胎儿不好!”

    吴庭威几乎是靠椅中跳起来的,转身惊愕的望着她。路婵娟看到他见鬼一般的闪躲,心脏仿佛被无形无影的利爪挟住,表面仍是极挑眉的笑意:“庭威,我怀孕了!”

    窗外方才大好的晴空万里此刻突然乌云密布,顷刻间哗啦啦的大雨倾盆而下,打在十六层的玻璃窗上发出啪嗒嗒的音调。

    吴庭威的声音夹杂着雨声而来:“是谁的?”

    路婵娟强装出的笑意凝结于美丽动人的脸侧,眸子里满满的尽是受伤:“二哥,你什么意思?你认为我会拿这孩子要挟你?在你心里我就是这么不堪?”

    吴庭威显然意识到自己的话对她造成多大的伤害,“婵娟……我不是这个意思……”

    路婵娟掌心覆于小腹:“如果你不想要这个孩子,大可以直言,没必要这么拐弯抹角的辱没我!”

    直至路婵娟离开,吴庭威还沉浸于震惊中无法缓神。这事情一浪接着一浪似挟住千万风雨汹涌袭来,完全脱离了掌控,他又该如何面对简洁呐?

    ------

    吴庭威拖着满身疲惫的身躯回家,呼吸间有浓重的酒气。

    祈思嘉看到儿子成这副样子,又心疼又生气,接过他搭在臂弯的西服递给保姆,屈指弹他的脑门:“再搞成这模样,就跟我睡大街去!”又压低声音道,“待会儿跟你爸说话的时候小心点,别又惹他生气!”

    也不管吴庭威的反应,转脚拉住他的手腕往楼上书房带去,吴庭威麻木又机械的尾随,祈思嘉又加了一嘴,“这都快做爸爸的人了,哪能还这么蔫蔫的?”她说话时眼角眉稍掩不住的欣喜。

    吴庭威顿时止住脚步。

    祈思嘉又笑道:“你沈阿姨是又生气又欣喜!你们俩孩子怎么做事情这么没分寸呢?趁着婵娟肚子还遮得住,赶紧把婚事给办了!咱们老吴家可不能亏待人婵娟!我说这么多,你听进心里没有?”

    吴庭威又是怔忡的模样。

    祈思嘉这会儿心思全放在未出世的孙子身上,也不去儿子心思飘忽,只推了他去书房。

    吴江对两个儿子的态度大不相同。吴庭赫自幼按照他的理想模式成长,如今独当一面,那沉稳笃定连他都得感叹青胜于蓝,自是深得他心意。而吴庭威行事热爱独辟奚径,每每不走寻常路,吴江怕小儿子走歪路,对他极其严苛,这就造成父子间越来越严重的隔阂。

    “我跟你路伯父商量过了,下周你们先把证领了,婚礼可以等孩子生下来再办,我们吴家决不能委屈了婵娟!”吴江对小儿子讲话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冷鹜。

    吴庭威几乎是立即反驳:“爸,我的婚姻大事我自有主张,用不着你们替我做决定!”

    吴江怒意正盛,厉声呵斥:“你自己决定?混账东西,预备让我孙子见不得光是不是?!”

    吴庭威心急如焚:“总之我不会娶婵娟的! 更何况她也不见得愿意嫁给我,连感情都没有还硬扯在一块儿,有什么幸福可言?”

    吴江气得怒拍桌子起身:“你给我闭嘴!婵娟她都愿意给你生孩子,这还不够明显?就这么定了,下周之前把结婚证给我拿回来! 还有,那个叫什么简洁的女人给我解决干净了!别逼着我动手!”

    吴庭威梗着脖子,颇有舍生取义之感:“你不能决定我的人生!”

    吴江的耐性彻底用尽,顺手从桌上拾起烟灰缸想都未想便往儿子方向砸去。尽管他砸出时手下留了力道,可哪里想到吴庭威躲都未躲,即便是烟灰缸砸落的方向有偏差,他额角还是不可避免被擦伤。

    祈思嘉快

    分卷阅读49

    - 肉肉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