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宅屋

正文 分卷阅读7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睡月如疯 作者:常声

    分卷阅读71

    的,连个屁都不敢再放一个,最后的笔录真真叫人啼笑皆非,在简洁看来,那分明就是对事实的绝对歪曲,昨天她是独自去的警局,怒火中烧时跟那个警官吵了一架,她嘴笨,说不过人家,把他办公桌上能砸的东西全都给砸了,最后差点被以袭警罪关进局子里。

    昨夜她一宿未睡,其实她最近睡眠比从前更差了,常常噩梦连连,然后突然惊醒。每每梦到简语西双目圆睁躺于血泊里时,她在梦中都哭得一塌糊涂,她在满身冷汗中怵醒,醒来后摸了把脸颊,却发现干涸无泪水。

    简洁今晨盯着太阳从东方升起时,忽然想明白一个道理,她为鱼肉,人为刀俎,这世界从来便如此,弱肉强食,哪怕是沈眉在简语西的死亡里扮演了绝对关键的角色,可只要搬出沈家这靠山或是路夫人的名号,哪个不得畏惧三分呢?

    “可是,我不能让我妈白白死掉,她死的这么凄惨,如果连我这个做女儿的都不为她伸张正义,那么以后我有什么颜面到下面见她?”

    “呸呸呸,简洁,你会长命百岁,你会儿孙满堂,不要尽想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简洁轻提嘴角,“那么……什么东西不虚无缥缈?方才的路文振?他知道我妈喜欢满天星,他知道是沈眉害死我妈的,你说这代表什么?”

    “上一辈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妈她什么都没有告诉我。”

    “你希望我帮你查?”

    “对。”

    “好。”任跃答应得痛快,但仍旧忍不住问道:“为什么是我,不是吴庭威?”

    简洁用手拢了拢披着的外衣,又抬手拂过被劲风吹至唇沿的几缕黑发,暗淡的眸光盯着前方郁郁葱葱的丛林树木,她沉默不多时,轻启唇告诉任跃原因,声音平静而空灵,判断不出心底的情绪,“因为他妈妈也在场。”

    任跃不敢确认她话中的隐意,眯了眯眼睛,问她:“你怀疑……”

    作者有话要说:答应了朋友晚上去救个场子,做礼仪,因为地方比较远,so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家了,

    提前一天加班加点把这章码出来了,孩子们出来给个拥抱呗!

    我想大家都猜到了简姑娘肯定要把路家那群人给虐回来滴!

    至于怎么虐,目前脑海里有了初步的想法,但是写文很容易就偏离提纲了,所以只能按照剧情发展一步步完成喽

    ☆、第43章

    简洁用手拢了拢披着的外衣,声音平静而空灵,判断不出心底的情绪,“因为他妈妈也在场。”

    任跃了然她话中的意思,“你怀疑……”

    简洁抓了抓头发,声线平稳,“你不是说真相大白前,我们的猜测也只是猜测吗,我不会妄下结论,但祁思嘉既然是同沈眉一块儿去的医院,多多少少都脱不了关系,”

    “好,放心,我一定竭尽所能。”

    “另外,事发当天在场的,听说还有名陌生女子,也就是唯一的全程目击者,任跃,我想见她。”

    “好,我帮你。”

    “任跃,谢谢你,现在能帮我的……好像只有你了。”

    ————

    天公不作美,两人下山时又淅淅沥沥下起雨来,出门前又没拿伞,任跃告诉简洁将他的外衣抵在头顶上方,她身体还在恢复期,若是感冒引起并发症就糟糕了。

    简洁将外衣递给他:“你个子高,你来举吧!”

    “什么意思?”

    “我哪里能好意思叫你淋了雨去?”

    任跃推辞。

    简洁驻足不前,雨水滴滴答答落在她身上,任跃怕她执拗于此,立即举了外衣在两人头顶上方。

    即便是男人的外衣大些,但遮蔽两人仍是有些困难的,任跃瞧瞧将衣服往左方移了移,确保简洁整个人都被保护着,即使如此,二人的身体依然不可避免的紧密接触着。她身体凉似寒潭,触碰着他滚烫的肌肤,冰火两重天似的。

    墓园是在半山腰,两人沿着阶梯一级级往下走,台阶坑坑洼洼的积着水,一脚踏上去水花四溅的,鞋面都被打湿了。

    她身体虚弱,走了约莫是几分钟便有些气喘,无意识的将身体靠在他左侧胸膛,借着他的力量方能继续前行。而任跃眼角余光瞧见她凝固的神情,平静而倔强,嘴唇因寒冷略泛白色。他心底升起莫名的情绪,有那么一刻,他甚至希望这条路永远都走不完。

    ——

    等在山下车中的吴庭威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望眼欲穿”望出了这么个情景。

    他打开车门,长腿跨出去,在蒙蒙雨帘中走去,一把将躲在黑衣下的简洁拉过来,几步走回车边,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将她塞进去,沉声道:“在这里等我。”

    任跃已撤回头顶的黑衣,随意拿在手里,抬着下巴与吴庭威对视。

    “她跟你说什么了?”吴庭威直接切入正题。

    “这么想知道,不如直接去问她!”任跃语气不善。

    吴庭威胸闷加剧,“你个兔崽子——”简洁若是肯告诉他,方才就不会避开了!

    任跃冷哼一声,“有本事自己去套话,小爷我忙着你,没工夫搭理你!”他绕过吴庭威走至副驾驶窗边,简洁摇下玻璃窗,任跃用吴庭威亦能够听见的音量道,“放心,答应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办到!”

    简洁点头,“谢谢!”

    ——

    两人一路皆是沉默。

    雨势渐渐小下来,简洁抬手擦拭茶色车窗上的雾气,天色灰蒙蒙的,一如她的心情,窗外行人匆匆,这世上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人死去,可是,你瞧,所有人的生活都在继续。

    两人开车回到医院,简洁隔着玻璃罩瞧着自己的儿子,问道:“你说他能不能挺过去?”

    吴庭威声音又干又涩:“能,一定能!”

    简洁默然,小孩子似乎意识到爸爸妈妈同来看望他,睁着小眼睛笑呵呵的,简洁浅浅勾起唇角,这么多天来第一次再次感觉到舒心,她点头:“对,一定能。”她转眸瞧着吴庭威,“给他起个名字好吗?”

    吴庭威愣了一愣。

    简洁了然,坦然道:“你父母不会认咱们的儿子,那么就让他跟我姓简吧!”

    吴庭威蹙起眉头,紧紧住她的手攥在掌心,声音异常坚定:“这孩子一定得姓吴!”

    她的视线又重新回到儿子身上,眉心亦蹙起:“谁知道呢?”

    吴庭威心中一震,张了张嘴,却不知如何重新获得她的信任。

    ——

    分卷阅读71

    - 肉肉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