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宅屋

正文 分卷阅读7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睡月如疯 作者:常声

    分卷阅读76

    他说:“我爱你,一直爱你。”

    梁梁纤纤玉指涂满了黑色丹寇,毫不留情嵌入他的肌肉里。然后那一双张开的眸子里,丝毫未见感动与欣喜。

    路向南近来噩梦连连,即便是拥着久别重逢的恋人所带来的幸福感,也无法湮灭梦中卷天盖地袭来的恐惧,他再次惊醒时,梁梁递来一杯温水和一粒白色药丸。

    他蹙了蹙眉尖:“是什么?”

    梁梁摊开掌心将药送至他唇边:“安眠药,吃了再睡吧!”

    路向南点点头,用温水服下。

    他睡着后,侧身而躺的梁梁轻轻勾起了唇角。

    作者有话要说:亲妈昨天穿美美的薄礼服时特得瑟——结果就是今天的重感冒外加发烧。。

    求拥抱,求安慰,身体抱恙还肥肥的一章!你们舍得霸王我么!!

    不要问我为啥给梁梁姑娘上肉,亲妈说是路公子的要求,乃们信不信呐!

    ☆、第45章

    简洁是在瑜伽会馆与沈眉“偶遇“的。

    沈眉常年坚持运动,忽而身材保持极好,神态也比同龄人年轻许多。她有专门的私人教练,今天在专属练功房内练习普拉提。

    这瑜伽会馆的休息室设有咖啡馆茶社,沈眉每次练习瑜伽过后,便会在茶社饮一杯陈年普洱。

    简洁便是出现在沈眉喝水的专属茶座上。见到简洁那刻,沈眉端起茶杯的手指狠狠地颤了一颤,杯盖打在杯身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简洁嘲讽道。

    沈眉稳稳心神,横着眉冷笑,“这么说你是鬼了,”

    简洁叫服务生送来一壶六安瓜片,她在沈眉的注视下,浅浅呷了一小口:“我当然不是鬼,不过我妈的魂魄说不定就在你身边坐着!”

    沈眉眉心突突跳,呼吸倏然急促起来,眼神飘忽:”你这个死丫头,别来疑神疑鬼的,你当我怕你呢?简语西坠楼,那是她不小心!怪得了谁!只能怪她自己命不好!”

    简洁将茶盏搁在桃木桌面时力道重了点,沈眉心里又是一个咯噔,不安说道:“你想做什么?”

    “阿姨,何必这么紧张?”简洁忽而笑了笑,”我能做什么?您可是沈老司令的女儿,路文振的妻子,我不过是一介草民罢了!”

    沈眉又趾高气昂起来:“你知道便好!”

    “您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什么?”

    “让一个人痛苦的方法,并非折磨这个人,而是折磨她所爱之人,这样她便会生不如死。”

    “你!”沈眉自是明白她话中的意思,“你敢!”

    简洁敛住浅笑,眸子里划过锐利的光芒,她执起壶柄又斟了杯茶,缓缓端起茶杯送至唇际,声音冷冰如寒潭:“你所有带给我妈的痛苦,我会一并还给你!”

    沈眉气急,端起杯子将水泼在简洁脸上,她冷笑:“就凭你这个小贱*人,你就跟简语西一样,不见棺材不落泪!”

    那茶水顺着额发落进眼睛里,涩而疼,简洁慢慢起身,在沈眉的怒视下,抬手泼了回去:“从今天开始,我绝对--不、会、再、 任、由、你们、欺、负!”

    沈眉不敢置信,简语西的女儿竟爬到她头上来了,她愤恨抬手欲给简洁一掌,简洁眼明手快挡住,“路夫人,这么容易动怒,那以后了可怎么办?”

    ————

    直至简洁潇洒转身离开,沈眉还处在震惊之中。她忍不住打电话给祈思嘉,祈思嘉似乎也愣了愣,“她果真如此?”

    沈眉添油加醋讲得绘声绘色:“那个小贱*人可比简语西厉害多了!”

    提及简语西,祈思嘉沉默片刻,试图说服沈眉:“眉眉,西子都不在了,何必再跟简洁计较呢?”

    沈眉被祈思嘉的逻辑气得头晕:“这分明是她在跟我计较!”

    祈思嘉不知该如何劝解:“得了,你的事我不愿意管,随你去吧!”

    沈眉胸更闷了,她的联盟战友因简语西的死亡而背弃了战线,她越想越郁闷,若是祈思嘉再一个心软,同意简洁嫁入吴家,借由吴家的势力,那可不就是野鸡变凤凰了?到时候别说女儿路婵娟会伤心,怕是整个路家都会被闹得鸡飞狗跳!

    沈眉的父亲沈老司令虽已过世,然而沈家的势力在c市还是不容小觑的,她当即找了父亲当年最得意的一位门生:“我想请你帮我找下吴江的‘七寸’,并且适度的敲一敲!”

    那人立刻应下来。

    沈眉这才稍稍舒心一些,她必须得做好万全准备,若是吴家出了点状况,她再施以援手,那么路婵娟吴太太的位置便铁定跑不掉了,至于简洁,就慢慢再收拾!

    ————

    自打那晚简洁与任跃出了门后,她与吴庭威的关系便处于很微妙的状态。他们拥有共同的儿子,这是无法磨灭的事实,吴庭威对她的爱,她必然感受得到,然而那爱意中掺杂的忿然她亦心知肚明。

    而简洁对吴庭威的感情,也无法再如从前那般单纯。横杠在两人中间的是简语西的离世,简洁无法确定祁思嘉是否为其中的帮凶之一,而让她更为矛盾的是——她若是想为简语西讨回公道,单单靠自己,那必然是会一败涂地。她没得选择,只能够依靠吴庭威,依附于他背后的吴家。她已将形势看得清楚,而对路家的惩罚首先便从路婵娟开始。对女人而言,最严峻的打击并非是事业上的失意,而是所爱的男人对她冷眼置之,转而投入情敌的怀抱。所以,简洁是万不可能与吴庭威就此了断的,相反,她得更紧的将他绑在身边,叫他心甘情愿的为她倾覆所有。

    至于任跃,她感激于他总是在危难时助她度过,所以才不可以继续拖他下水,因为这场斗争的最后,也许会是两败俱伤,而她已经不打算全身而退。

    这日阳光极暖,空气里满是香甜的味道。简洁与张景推着小乐天到小区附近的公园散步。小乐天长得特别可爱,又十分爱笑,哪家大人见了都喜欢的不得了,捏捏他的小脸蛋,他便咯咯咯笑得更为欢乐。

    张景忍不住又数落起祁少锐在感情上的迟钝与木讷,简洁早已习以为常,听到她说得兴奋了,也跟着搭上两句话,不过大多时候都是张景自己在那里手舞足蹈的。说着说着,张景便捉住简洁的衣袖撒起娇来:“姐,你说我该怎么办呀?”

    简洁摊手,尴尬极了:“这事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在床、事上简洁从来都是被动的,因依照吴庭威急迫的心态,极少会给她主动的机会,再者也是性格使然。

    分卷阅读76

    - 肉肉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