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宅屋

正文 分卷阅读8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睡月如疯 作者:常声

    分卷阅读81

    被风吹得沙沙作响,一下下敲在他心头,似催命夺魂的钟。现在不过是夜晚七点,可天色已悄然黯淡下来。他仰着头,目光幽然望着二楼微弱的灯光,简洁现在应该在陪小乐天玩耍吧,那小家伙真是讨人喜欢,只可惜,他的父亲是吴庭威。兴许是眼睛瞪得太久,他觉得眼角酸涩,于是眨了眨眼睛,双手搭在方向盘上,又将头埋了上去。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这么靠近她了吧,从明天起,不,从今晚起,她便会被赋予另外一种身份。而他,从此之后,哪怕是去争取的机会都不再拥有。

    可是,没关系。

    真的没关系。

    尽管此时此刻,他的心仿佛被锐利的匕首一刀刀刺入,直伤得他鲜血淋漓血肉模糊。他的愿望很简单,不过是希望她能够幸福,即便是从此之后,他被摒除在她的幸福之外。那样,也没关系,只要他可以远远地,远远地遥望她的幸福,那便已足够。

    人呐,怎么能够太贪心呢?

    手指轻叩车窗的声音将任跃唤回现实,他胡乱的抹了把脸,替简洁打开车门。发现简洁看他的眼神带了些奇怪的色彩,他尴尬不已,立即转头面向另一边,轻轻咳了两声道:“你今天很漂亮!”

    “谢谢你送的礼服,我很喜欢!”简洁笑笑,“不过你现在还没告诉我,到底是要陪你参加什么聚会?还要打扮得如此隆重?”

    任跃脸孔面向另一边,简洁自然是看不到他的寂然与失落,而他的声音故作轻松的语气却显得不大自然:“到了不就知道了!”

    简洁狐疑,眯了眯眼睛,似是思量,又问他:“你做什么这副姿势?”

    任跃胡乱扯了理由:“哦,我落枕!”

    “……”简洁被雷得里嫩外焦,轻轻一笑道,“那么,落枕的小伙伴,请问这车到底是开还是不开呢?”

    如果可以选择,任跃多么希望时间就此静止,她就如现在这般安然待在他身边,直至天荒地老。

    ——

    站在金碧辉煌的酒店厅外,简洁深觉晃神,心中的疑虑随之愈发加剧,她偏过头看了看身旁的任跃,只见得他神色似是比方才更黯淡几分,察觉她的视线时,却仍旧朝她粲然一笑,又露出右侧那颗小虎牙,他说:“进去吧!”

    他往前踏步,简洁及时扯住他的衣袖,疑惑的问道:“这是哪里?”

    两人身后传来高跟鞋敲打大理石地面发出的踢踏声,简洁讶异转身,只见得路家四人衣着华丽的齐齐立在眼前。

    路婵娟姣好的容貌因怒气而显得有些扭曲,她连声音都抑制不住的高昂:你怎么会在这里?”

    简洁尚未来得及开口答话,任跃已上前两步挡在她身前,用听似礼貌实则波涛暗涌的语气开口:“吴爷爷的寿宴,简洁理所当然要来祝寿的。”

    路婵娟冷笑:“理所当然?是作为你任公子的女伴理所当然?又或者是未婚生子的理所当然?”

    她寸步不让,语气让人听起来极不舒服。

    沈眉自然是站在自家女儿这边的。

    路向南瞧出简洁眼中放射出的不同于往日的冷光,稍作思量,可又深知自己拦不住姐姐,于是闭口不言。

    而作为一家之主的路文振沉声道:“婵娟,今天是吴家老爷子大寿,不要生事端!”

    路婵娟咬了咬唇,恶狠狠地剜了简洁一眼。

    自始自终简洁未敢直接将视线投在路文振身上,她脑子里突然蹦出了词语“近乡情怯”,然而自己又觉得好笑,作为不被承认的私生女,她又如何近得了乡?路婵娟的敌意她记在心上,回以傲然的眼神,嘴唇向上勾了勾:“我儿子的太爷爷过大寿,我哪有不出席的道理?” 瞧见路婵娟那吃瘪的表情,她当真觉得大快人心。

    此刻简洁已明白方才任跃挣扎矛盾的情绪从何而来,他必是受吴庭威之托,带她前来宴会,可其中原因却不得而知,她疑惑,却没有时间深究,跟随任跃的脚步进了宴会厅。

    虽已有心理准备,当简洁瞧见这宾客齐聚筵宴一堂的场景,仍不免觉得焦虑。方才忙着应酬宾客的吴庭威此时已借口推脱,笑容深深的大步朝简洁踱来。简洁远远地看见他,身着意大利手工制作的深灰色套装,内里配深蓝色缎制衬衫,越发显得整个人清隽高大。

    吴庭威走过来,朝任跃颔首致谢,展臂揽住简洁的肩头,低声笑道:“我果然没有记错你的尺寸,这礼服很合身。”

    这礼服原是吴庭威所送,他的语气蕴着不掩饰的暧、昧,简洁稍稍侧过头去瞪了他一眼。

    任跃抄在口袋中的手指紧握成拳,唇角弯弯,眸中含笑道:“公主安全抵达,我这个骑士总算是功德圆满了!”

    简洁转眸看向任跃,心底深处涌出点点的酸涩,他的笑容明明是肆意又张扬,却又仿佛含着无尽的落寞,她朝他扯扯嘴角,说不出话来。

    吴庭威拍了拍任跃的肩膀:“放心,军功章必须有你的一半!”

    任跃满不在乎的切了一声,转身往他方走去,声音轻飘飘的的传来:“谁稀罕!”

    “亲爱的,从今天开始不可以再看别的男人一眼。”吴庭威幽幽的在简洁耳畔说道。

    简洁抬手拨了拨发丝,挑唇笑道:“吴先生,你这才叫做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呢!”她将目光转移至宴会厅右方不过十米距离的路婵娟身上。

    “今天是爷爷的生日,沈家与吴家是世交,爷爷又是看着路婵娟长大的,没道理不请他们一家人,小洁,请你理解。”吴庭威耐心的解释。

    其实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即将上演的一场好戏需要路家这群观众。

    ☆、第48章

    祁少锐觉得今天张景特别奇怪,可他又说不上来她具体哪里奇怪,总是……就是觉得这女人看他的眼神……仿佛是想要把他吞进肚子里似的。

    譬如此时,张景捏着的柄勺内放着颗圆滚滚的肉丸子,她眼睛似笑非笑的直直盯着祁少锐,轻启红滟滟的樱唇,然后以极缓慢的速度将瓷勺送至嘴唇处,在他来得及拦住她之前,张口全部含住,然后牙齿狠狠一咬。祁少锐的嘴角随之狠狠地抽了一抽,然后张景的表情由极其诡异变成了极度狰狞,“好烫啊……好烫……好烫,”

    景儿拿过垃圾桶将口中的撒尿牛丸吐进去,伸出被烫得发麻的舌尖,用手快速的扇着风。祁少锐连忙从搁置红酒的冰桶中取出块儿冰来,张景救命似的接过来含进嘴里,却始终保持着低垂脑袋的姿势。

    祁少锐只当她是被烫得太厉害,而景儿却着实觉得自己很丢脸

    分卷阅读81

    - 肉肉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