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宅屋

正文 分卷阅读9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睡月如疯 作者:常声

    分卷阅读98

    城?”

    电玩城十分热闹,简洁其实很少来这种地方,倒是丁小绫,心情不好时叫着简洁陪她来玩过几次。思及丁丁,简洁刚刚恢复几分的情绪又显得有些失落,她实在是不够朋友,居然会怀疑丁丁,甚至在丁丁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转身离开,不知道她现在哪里,过得好不好。

    她没有多少时间思考,因为吴庭威已经将她带至大型捕鱼机前。

    这捕鱼机丁丁玩得极好,简洁是生手,不一会儿便气馁的缴械投降。

    “我来教你!”吴庭威笑着站在她身后,自然的探手过去抓住她莹白的手,一边指导她玩游戏,一边解说,那声音沉沉的响在她耳侧,“灯笼鱼,不要打它的头和尾巴,因为没有用处,必须要瞄准它的鱼鳃……乌龟的壳坚硬,所以千万不要去攻击它的龟壳,必须将目标锁定在它柔软的四肢和尾部……”

    在吴庭威细致的指导下,简洁玩得渐渐得心应手起来,情绪似乎也在战斗中越发的得到舒展,最后游戏结束时,身上竟已覆上一层薄薄汗意。

    走出电玩城时,简洁的脸上已重现笑意,吴庭威握起她的手腕至于胸前,边走边问她:“我知道隔壁街有家麻辣烫特别好吃,要不要去尝一尝?”

    “好啊!”简洁眉开眼笑,“好久没吃了呢,好怀念又麻又辣的味道!”

    两人吃完麻辣烫,又在夜色中散步行走,晚些时候才回家去。

    保姆一大早便带着小乐天回了吴宅,吴青松老爷子到了晚间又不愿意送小重孙离开,于是征得简洁与吴庭赫同意,便留小乐天住了一宿。

    两人难得有一次二人世界。

    吴二少自是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一回家不待去洗澡,便将简洁扒了个干干净净,缠着将她抵在门上,前*戏没做多久,待她稍稍有几分湿润,便扶着分*身送了进去,每每进入到简洁的身体里,他便觉得无法克制似的,撞击的速度一发不可控制。简洁可劲儿的讨好他,缩着身子求他,他才又接连快速冲刺了几十下,抱着她射了出来。

    滚到床上后,免不了又是一翻战斗。

    最后简洁累得沉沉睡去,吴庭威躺在床上,将她揽在怀里,心里思忖着些事情。

    路文振当年陷害简语西父亲简章之事,他已暗地里查探已久,除去侦探社给出的消息外,简章在位时曾经提拔过的几位部下也纷纷表示——有详情可爆。而路文振这些年来行事杀伐决断,必定是树政敌不少,若是在双重夹击下,路文振即便是免去牢狱之灾,也必定再无法在政界立足。

    只是,真的要做到如此地步么?

    吴庭威瞧了瞧怀中安睡的简洁,轻轻的叹息。

    ☆、第60章

    吴家最近总是其乐融融的景象,小乐天在爬行垫上爬来爬去,乐此不疲。过了会儿,保姆在爬行垫边缘地带搁置了小筐,又递给小乐天极轻的小皮球,小乐天小胖手抱住皮球,有模样有的往前一抛,皮球丝毫不差落进小筐中。

    老爷子吴青松乐得不行,捋着山羊胡道:“这小子,将来一定有出息!”

    一家子人笑嘻嘻的。

    过了会儿,小乐天突然朝吴江伸出了双臂,嘟着小嘴,他不会说话呢,自然是表达不出自己的意思,可是这动作吧,怎么看着都是想让爷爷抱他。

    吴江简直是受宠若惊,他哪里受过这待遇?忙不迭的将乖孙子抱在怀里,伸出手来点点乐天的鼻子,可这满面的笑容却又霎时间消失无踪,吴江颇为尴尬又郁闷的发觉自己手臂外加肋骨处的布料……全都湿了……瞬间石化……

    小乐天肉呼呼的小脸仍是笑意满满。

    从自家愣在原地的老公怀中接过乐天的祁思嘉,啧啧感叹两声,道:“瞧瞧,咱们乐天现在可就出息了!都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了!”

    吴江听出老婆口中的揶揄,这是怒也不是,喜也不是,难道说他天生一副扑克脸,完全不讨小孩子喜欢?可他怎么就记得自己两个儿子从小还是挺崇拜自己的?尽管随着岁月长河的流淌,这微弱的崇拜之意已经日趋……消逝。

    简洁强忍住笑意,憋得脸都红了。吴庭威才不管三七二十一,瞧着吴江那副臭的不像样子的脸,他心情越发大好。这么多年他在吴江那里受得气,可算是让自己儿子给讨回来了!

    ——

    有关于能够扳倒路文振的证据,吴庭威与简洁共同的默契并非交由有关部门处理,而是直接交由路文振,由他自己选择结局。

    路文振不是没有惊讶,可惊讶过后随即表现得十分淡定,见过大风大浪之人似乎总能很快接受各种各样的变故。

    回去后吴庭威挑挑拣拣向简洁描述了路文振的反应,简洁沉默着听完,最后才发问:“他怎么说的?”

    “等他处理完手中积压的政务,便会给你一个交代。”

    对于简洁而言,路文振其实与陌生人无异,他们虽然是拥有不可磨灭的血缘关系,却不曾在彼此生活中留下过多的交集。但是,简洁仍然会担心,会不忍心。她窝在吴庭威怀里,手指把玩着他衣襟的银白色纽扣,声音蕴着极明显的不确定:“如果他最终仍是执迷不悟,那我应该怎么办呢?”若是证据一旦摊开,怕是身败名裂也不够吧?

    “那便是自作孽不可活了。”吴庭威拨了拨简洁的额发,手指细细柔柔划过她的侧面脸颊,指尖微微带着凉意闹得她心头有些做痒,她偏了偏头,将脑袋靠在他胸前偏下的位置,躲避他的碰触,叹了口气,吴庭威笑了笑,“就这么没有信心呐?”

    “可不是么?”简洁郁闷不已。

    吴庭威思忖片刻,搂紧了她,轻轻挑起嘴角:“放心,最终结局不会与预期相去甚远!”

    “这么确定?”简洁仰起头来,半信半疑瞧着他,“唔,你说真的?”

    “是的,老婆大人!”

    简洁顿时一笑,可旋即又觉得担忧,“可你又不是他,怎么会知道?”

    吴庭威故意玩味般道:“这都不明白?”

    “什么?”

    “因为你老公我会——掐指一算呐!”

    简洁嗤的一笑,无奈的翻了翻眼皮,这样都行呢?

    作为简洁的女人对政局之事了解甚少,即便是在事业单位工作将近三年,接触亦不过是些闲差事。关于路文振陷害简章之事,虽收集到些证据,却已年月久远,而那些声称自己为知情人士的“证人”在紧要关头更加不确定是否会站出来进行指正。毕竟,路文振叱咤政界这么些年,关系网错综复杂盘根交错的

    分卷阅读98

    - 肉肉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