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宅屋

正文 分卷阅读10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睡月如疯 作者:常声

    分卷阅读100

    期冀点点,“梁梁她……”

    “走了。”简洁实话实说,“昨天下午的飞机回澳洲。另外,她让我转告你,她曾经深爱你。”

    路向南愣了一愣,随即如释重负般笑了:“我知道。”

    爱上了便是债,说得清楚是谁欠谁么?

    既然决定遗忘,那便只能选择彻底消失于彼此的世界。

    抬头看看,这蓝天白云,即便是你从此不在身边,也一如从前般美好。

    ——

    在商场遇见路婵娟纯属意外。

    正赶上周末,张景嚷嚷着要购置几套淑女风格的服装,撒娇又卖萌的拉着简洁同她去逛街。简洁推着婴儿车坐在专柜的沙发上,瞧着张景一套接一套的试衣服几近成瘾。幸而这高档品专柜的售货员小姐脾性好,又看两人衣着品味皆属上层,才耐着性子忙前忙后。

    到最后张景也没挑到满意的,倍感气馁的坐在沙发上,鼓着两腮幽幽看向简洁。

    “干嘛这副表情?”简洁不禁失笑。

    张景的脑袋垂得更低了。

    “景儿公主,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这样子,很像是……”简洁压低了声音,“欲求不满?”

    哪知景儿瞬间如同遇到知音般狂点头,简洁不禁嘴角一抽,这孩子……会不会是那什么欲太重了点?

    在女装部的出口处遇见路婵娟,她精神看起来不错,虽不似从前那般熠熠生辉,却也是美丽动人。

    路婵娟邀请简洁商场负一层吃冰淇淋,张景立刻警觉的上前挡在简洁身前。

    “张景,你不用紧张,”路婵娟声音透着无奈,“今非昔比,我已然接受事实。”

    张景狐疑地望着她。

    “景儿,没关系。”简洁轻轻一笑。

    推着婴儿车坐于店面出口处的张景,时不时的将目光投向谈天的两人身上,生怕出了事。可那两人情绪怎么看都十分平和,她便也渐渐放下心来,兀自逗着小乐天玩耍。

    “当真是世事多变,那时候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会以这样的身份与你面对面作者。”路婵娟感慨颇多。

    “是的。”简洁回答得极简单。

    路婵娟似乎并不在意,笑了笑,道:“一笑泯恩仇这类的话,说起来便太假了。不过我的确是些话想要告诉你。”

    “什么?”

    “当初,我怀得那孩子,并不是吴庭威的。那晚,他喝醉了,什么都没有做,是我陷害他的。”

    简洁将信将疑。

    “别这么看着我,那时候太糊涂,总是觊觎不属于自己的幸福。现在什么都想明白了,虽然说不上无欲无求,可心情比那时候却好了成千上百倍。”

    “为什么告诉我?”从路婵娟坦然的目光中,简洁竟然读到了真诚,真是不可思议。

    “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承认,血缘关系都是抹不掉的。”路婵娟的笑容淡淡的,似冬日里温馨的阳光,“当然,更多的是因为我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兜兜转转,我才终于发现常伴我左右的那个身影何等珍贵,我不敢不珍惜,不敢不驻足,怕再一错过,便会后悔终生。

    ——

    同一天,吴庭威发现简洁看他的眼神极为奇怪,害他喝个鸡汤都被呛得咳嗽连连。咱临危不惧的吴公子绝对不能容忍自己如此狼狈的形容一再呈现,于是乎思考着转移话题:“咦,小乐天去哪了?”

    “哦,我让保姆带他去妈妈那里了。”

    “都这么晚了,也该回来了吧。”

    “忘记告诉你了,今晚他们住在吴宅。”

    吴庭威一听儿子又被“扣押”,即刻就不乐意了,哪料到简洁突然柔柔的一笑,然后某人就感觉到桌面下的腿似盘上了柔软的藤蔓,他手一抖,汤勺噌就落入了碗中。

    “老婆,我没做错什么吧?”吴庭威摸不清楚是哪刮来的邪风,只得首先放低姿态。

    “没有啊。”简洁怡怡然开口,手指却已随话音攀上他胸膛,食指指尖透过衣襟缝隙钻入,轻轻划着他肌肤,吴庭威及时捉住她的莹白手腕,声音已隐隐发紧,简洁嘴角挑得更高,在他幽幽注视下坐于他腿上,樱唇凑至他耳畔,声音轻似挠痒:“庭威,我想你了,我想要你。”

    当简洁的手游弋至他双*腿间蓦地抓住某物时,吴庭威已无力思考她的主动源于何处,此刻他唯一的想法便是扑倒,然后狠狠地占有她。

    可简洁今晚这类似于打了鸡血的状态摆明是要翻身当主人呐,唇凑过去,探出舌尖,沿着他的唇线轻轻舔、舐,继而啃咬。柔嫩小手继续在他那处挑、逗,毫无经验尚显稚嫩的动作已撩得吴庭威呼吸急促,欲、望盎然。

    尺寸太大,简洁一只手圈不住,垂下头用另外只手解开他的束缚,虽然已做好心理准备,可脸还是唰一下便红得透彻。

    她低垂着头,露出净白的脖颈,细细的绒毛在灯光下仿佛一团团蒲公英,呼吸间吴庭威只觉得心痒难耐,而简洁竟然就那般顿住了,一动不动,吴庭威觉察自己身体的血液已噌噌往一处汇去,龙、首竟弹了两弹。

    然后简小姐便只有一个想法……搞不定呐,肿么办?

    吴庭威委屈万分的叹息:“老婆,还做不做?”

    简洁瞪大了眼睛:“做,当然做!”她说话间却将手撤回,涂着丹寇的指甲却不小心刮擦到他火、热的欲、望,吴庭威顿觉疼痛与快、感同时袭来。

    于是乎吴公子秉承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信念开始了新一轮的开垦工作。

    战斗结束后,吃饱餍足的吴庭威笑意荡漾,简洁却蒙着被子不肯出来,他怕她闷着,于是去扯棉被,哪料到躲在被窝里的简洁却狠狠地掐了他腰一下,他不禁吃痛:“你老公我这么卖力,老婆,你总不会还没吃饱吧?”

    终于肯拉下被子的简洁用极幽怨的眼神望着他,小声埋怨着:“我这是典型的偷鸡不着蚀把米!”明明是想勾引他的,竟又被他反扑到,吃了个干干净净。

    吴庭威乐了,揽着她入怀:“老婆,咱俩最终目的是一样的吧?”

    她翻翻眼皮,点了点头。

    他又问:“所以不管是你扑倒我,还是我扑倒你,结果都是一样的吧?”

    她又点点头。

    他笑笑:“既然目的相同,结果相同,你还纠结个什么?”

    她愣了愣,好像……是这样的啊?但为什么又觉得哪里不对呢?

    见简洁稍稍被唬住了,吴庭威抱着她往下滑了滑,拍拍她的背:“再不睡觉,明早上还能赶飞机么?”

    分卷阅读100

    - 肉肉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