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宅屋

正文 分卷阅读10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睡月如疯 作者:常声

    分卷阅读101

    简洁恍然,明天去度假呢,可不得早早休息了?

    ——

    吴乐天三岁时,才被送到了幼儿园,这小孩儿当中还当真能够一呼百应,几天功夫下来便集结了一群“小兄弟”,四处“作威作福”。

    简洁不止一次被乐天的班主任叫去说训,郁闷的不行,这天再次被开了小灶后,简洁回家只差没让小乐天跪了搓板。好在吴庭威回家得及时,乐天一见救星回来了,立即一路小跑躲在爸爸身后。

    吴庭威笑呵呵抱起儿子:“那老师还为人师表呢,动动就罚我儿子站课堂,像话么?”

    简洁无奈:“他今天又把人隔壁班的女生惹哭了!”

    吴庭威对自己儿子满满的信任:“我儿子最会怜香惜玉了,怎么可能惹哭人小女孩?对吧,儿子?”

    简洁无语了,嘴角狠狠一抽,这才多大的孩子呀,就……怜香惜玉了?“吴二少爷,你可别把我儿子给教坏了!”

    小乐天这时终于开口了:“隔壁班的丫丫总是送糖果给我,我又不喜欢吃糖,所以就给她退回去了,然后她又说她很喜欢我,我又不喜欢她,她哇的就哭了,真的不管我的事情……妈咪,你不要生我气,也不要生dad的气……”

    简洁举双手双脚投降,所以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早熟了?

    ——

    祁思嘉致力于改善简洁与沈眉的关系已久,近来简洁虽仍是副冷淡的态度,却也不再拒绝偶尔与沈眉共进晚餐。

    赵旭东出狱那天,身穿白色t恤棕色板裤白色球鞋的路婵娟早早地等在门外,当看到学生装扮的她出现在眼前时,理着平头却依旧帅气逼人的赵旭东愣了一愣。

    两人相隔五米,相视而笑。

    赵旭东首先开口:“有件事,我还是想要问你——”

    路婵娟心领神会:“你是我第一个男人,也会是最后一个。”

    ——

    简语西忌日那天,墓碑前又是一束满天星。

    “妈,他又来看你了,是不是?”简洁轻轻勾了勾唇,“你……有原谅她吗?”

    自从路文振隐退后,便再未有人见过他。

    吴庭威牵起简洁的手踏着青石板下山,中途简洁接到任跃打来的电话,“简洁,我老婆好像要生了,怎么办?”

    “你老婆要生了,当然是送医院呐!”简洁被这个生活白痴气到崩溃,“你快点开车送她去医院!”

    “看来我们得给他准备份大礼了!”

    吴庭威转过头来看看简洁,两人相视而笑。

    ☆、第61章 除夕特供

    对于祁少锐的不解风情,历经多时,张景非但没有习以为常,心里反倒憋了一肚子气。人家的男朋友都是一手揽人过来,然后抵在墙上各种激、情强、吻,怎么到了她这里,就变成她各种主动各种引、诱?

    祁少锐就是个大木头!

    当张景瞧见祁少锐的赛车第一个驶向终点时,狠狠地咬了口手中的巧克力冰淇淋,尽管圈中人尽皆知祁少锐的小女友叫做张景,可仍旧有许多花枝招展且不长眼色的女人投怀送抱,偏偏祁少锐这个情商低的臭男人,完全瞧不出那些女人光线外表下隐藏的邪恶小心思,譬如说此刻——

    某美人穿深v领连衣裙往祁少锐身上蹭,那事业线——张景再次恶狠狠地咬着手中的冰淇淋,眼神嗖嗖的射刀子。

    当第二名驶入终点时,跑车上走出另一位高大英俊帅气逼人的帅哥——无名氏。张景冷哼一声,随手将剩余的冰淇淋投进垃圾桶,垂头收拾收拾衣物,然后又扯着衣领使劲儿往下拽了拽。

    “额……”

    这一拽景儿就更忧伤了,这事业线跟事业线的差别未免也太大了吧?

    决定化悲愤为力量的景儿步履铿锵的往赛场终点走去,越过锐少身边时,锐少扬着手朝她笑得张扬明媚,景儿却是咬着牙根忿忿地眼神飘过去,祁少锐冷不丁的收到这讯号,心咯噔噔往下坠。

    下一秒,当张景揽过那无名氏帅哥的脖颈,送上*辣的一吻时,被众人簇拥着的祁少锐只觉得血液腾腾腾往脑门里冲。

    无名氏也是诧异不已。

    张景撤回身子,笑意盈盈道:“帅哥,好技术哦!”

    典型的一语双关——

    一时间,赛场上各种各样的眼光唰唰唰扫视在张景与祁少锐身上。

    然后便是各种小声的嘀嘀咕咕——

    “哎呦,这是什么情况?”

    “我早就说过他们俩迟早要分手的!”

    “既然张景移情别恋,那我不就有机会搞定锐少了?”

    “就凭你,别做梦了!”

    …………

    祁少锐不耐烦的拨开围在他周围的妖冶女人,张景已经回过头来,扬起下巴直视他,那眼神分明即是挑衅的意味。尽管搞不清楚缘由的祁少锐,也能瞧得出张景眸中的不甘心与气愤,但是这并不代表他能够容忍——自己的女人当面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亲亲喔喔。

    “走!”祁少锐三两步跨过去,拉起张景的手臂往场外走。

    张景铁定是不会从命,祁少锐手劲儿特别大,她挣不开,于是只得大喊:“救命啊,非礼!”

    周围的人皆是大眼瞪小眼,摸清楚东西南北,可谁都知道,想拦下锐少……那是比登天还难呐!

    当景儿被祁少锐甩上副驾驶座时,她还挣扎着要往车下蹦,祁少锐不得已挡在副驾驶车门处,生生挨了景儿两爪子,“嘶——你要谋杀亲夫啊!”这下手也忒重了!

    瞧见祁少锐脖颈被抓出来的几道血痕,景儿自知下手重了,可面上依旧觉得下不来台,“你滚开!”

    祁少锐果断忽视她,甩上车门,一路疾驰。

    张景不依不饶,一路上也是免不了折腾,饶是祁少锐驾车技术再精妙,也不得不担忧会发生交通事故,于是只得将车子停在路边。一个紧急刹车,张景脑袋磕得生疼,下一秒,却被祁少锐欺身压了上来。

    “你干嘛”张景推拒,试图拉开两人的距离。

    祁少锐几乎是咬牙切齿:“让你重新再判断一下,谁的技术……比较好!”

    张景嘴角突地一抽。祁少锐的手已经沿着上衣衣襟下摆滑上去,隔着内0衣握住她的一团,大力的揉0捏,张景忍不住呼痛,眉毛都纠结在一起:“流氓!你松手!”

    “哦?”祁少锐挑着眉毛邪气的笑,“你确定要我松手?哪次不是你求着我说——不要走开,重一点,再重一点?”

    张景瞪大了眼睛,的确……祁少锐

    分卷阅读101

    - 肉肉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