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宅屋

正文 分卷阅读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个脑洞一个坑 作者:锦官城外坑

    分卷阅读1

    一个脑洞一个坑

    作者:锦官城外坑

    【一】

    我今天总觉得有人在跟踪我。

    起先是我一不小心偏头看了看路边书店的橱窗——我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有趣的新书,没想到看见了玻璃上影影绰绰映出来的一个人影。我只来得及瞟到他一眼他就消失了,这更让我觉得他是刻意在跟踪我。

    于是我加快了脚步,挑了一条我平时不会选的,路上人比较多的道路。走了大概三十分钟,我装作不经意地回头一看,好像又看见了个女的,在人群中露出半张脸,漠然地看着我。

    这什么事我快步走下地铁站,检查过后进站。电视电影里经常有那种直到最后一刻上车来摆脱尾巴的方法,我也打算试试。

    不过在进了地铁站后,我身后的尾巴好像就消失了。在我紧张兮兮地冒着被门夹的危险等到响关门铃响的时候匆匆跳上车后,我并没有从车窗看到有哪个人遗憾怨念地看着我。

    太诡异了。

    我叫章陌,人生二十五年,头一回被人跟踪。

    “不好意思,能稍微让我个座位么?”过了一站,刚好是换乘站,乘客们上上下下。我听见有人礼貌地问我,抬头一看,是个穿着考究的西装三件套瞧起来年岁和我差不多的女人。

    “啊,请坐。”我朝左边挪了挪,挪出半个位置来。

    她毫不拘泥地坐下来,长长吐出一口气:“哈,真的是好久没有坐过地铁,还是这么挤。”

    能有座位就哈利路亚吧

    我拿出手机来,不出所料,江琢瑭已经用短信塞爆了我的收信箱。从十五分钟前每隔三十秒一条,都是问我跑哪里去了怎么还没有到。就在我给她回短信说明情况的时候,又是好几条短信发过来。

    江琢瑭是我的大学校友,当年我逛论坛找到的比我高两级的隔壁隔壁经管院的老乡,后来不知道怎么居然关系还算亲密。我父母去世较早,留给我一笔遗产,在江琢瑭毕业后要自主创业时,我一时心善,把那笔钱给她,做了她产业的初始投资,自始开始了我悲催的股东之路。在无数个像今天这样的她约我商讨“名下资产季度规划”的日子里,我都必须抛开我可爱小宅里心爱的一切,穿越小半个城市去她在商业区开的咖啡馆或者西餐厅,听她念叨至少一个小时。最重要的是只许早到不许迟到,一旦过了钟点,哪怕只一秒,江琢瑭的怨念就会化作短信,在我的手机里引发一场地震。

    江琢瑭,二十七岁,目前是本市餐饮行业的明日之星,强迫症晚期患者,我的朋友。

    过了三站,该我下车。我看见列车已经入站,站起身来。我旁边的那位三件套也站起身,应该也是到站了。

    嗯我想起外套衣兜里好像还有几张名片,那么该不该给江琢瑭拉个生意呢?

    不过看她耳朵里塞着蓝牙,整个人神游天外的样子,还是不要了吧。

    等我赶到咖啡厅的时候,江琢瑭已经是等得不耐烦。我一眼就看见她在座位上拿着手机玩台球游戏,那是她焦躁时候的缓解办法之一。

    “二十一分钟。”我才走到桌前,还没坐下,她就关了游戏,抬头用那种凛冽的目光看我:“就算你被人跟踪绕了原路坐地铁,你也没按时出发,是不是?”

    大概,是吧。

    “没有。”我坐下来,神色很是诚恳:“绝对没有。”

    江琢瑭白了我一眼:“你说你作为股东,对自己的资产如此不上心你可晓得我有多少机会让你血本无归么?”

    我只有笑笑笑:“哎,你是好人么。”

    她表情仿佛吞下只苍蝇。江琢瑭纵横江湖,唯一的软肋就是老被人发好人卡。就我认识她以来,她已然追求过四任女友,最终都是得了好人卡惨淡收场。我当然觉得这是因为她占有欲太过旺盛不过我才不敢说呢。

    忽然我觉得小腿有点痒,低头一看,果然是江琢瑭养的那只汪又在蹭我的腿。

    “芬妮!”我伸手揪她耳朵:“怎么你的毛又短了!快抛弃江琢瑭那坏心眼的主人,来跟我住吧!”

    名为帕瑟芬妮的白毛萨摩耶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睛水汪汪地,汪了一声。

    江琢瑭冷哼一声,话语里充满了鄙视:“你养得了狗?”

    我瘪瘪嘴,松开帕瑟芬妮,对江琢瑭说:“你不是说又该讨论季度规划了吗,快说吧,完了我好回去。”

    江琢瑭点点头,把旁边一叠文件拿过来,推给我:“这是本季度财务报告。西餐厅那边我开除了两个厨师,新雇了一个,有些新菜色需要品尝和标价。还有最近物价变动,我拟了份价格变动表,你看看合适不合适。对了,隔壁的店面好像有点开不下去了,我前两天过去试探了一下,他们意向的价格还能接受,可以盘下来开个甜品店,和这家店合到一起。”

    我对这些事情都并不在意,但是碍于江琢瑭的认真劲,只好细细地看了一遍,最终什么事情都是依着她。江琢瑭当然也没期待着别样结局,只是她的强迫症让她在做出决定的时候一定要让我这个股东晓得——大概这就是她的导师建议她不要去企业里打工的缘故。

    我是她朋友,且如此困扰,更别提旁人了。

    “说起来,”听她念叨完公事,已经是下午三点,江琢瑭开始策划我们接下来的行动:“最近有部新的电影我挺想看的,陪我去吧。”

    我拿手指甲刮着茶杯的耳朵,装作听不懂:“嗯?”

    江琢瑭原来和我约定过,如果她对爱情心灰意冷,想要约我的时候,就会主动约我去看电影。

    “哦你没忘啊。”江琢瑭露出个微笑:“我就是问问你。”

    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太相信她,但是又没啥立场说她。人家要保守自己的秘密,我何必多事。这是朋友的原则。

    “哎,我最近感情空窗嘛,偶尔也会认真考虑一下你”江琢瑭漫不经心的样子真是气死人:“不过说真的,我懒得一个人去看电影,最近又没什么人可以约。无关约定,你陪我去一次,如何?”

    “成吧,只要你不怕我睡着。”我自然答应她,偏过头去看街上的行人。

    等一下。那不是在地铁上遇到过的那个三件套么?她好像正在看我们店的招牌?

    “瞅什么呢?”江琢瑭估计是看见了我奇怪的表情,也往窗外看,瞬间恍然大悟:“噢,那个三件套啊。嗯?她往我们店里来了。”

    门口铃铛“铛啷”响了一声。

    江琢瑭雇的服务生当然立刻礼貌迎上:“您好,请问您几位?”

    “我来找人。”三件套的声音听起来很活泼:“谢谢。”

    我是背对着门的,所以那三件套的情况江琢瑭看得很清楚:“嗯?她走过来了。”

    接着

    分卷阅读1

    - 肉肉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