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宅屋

正文 分卷阅读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个脑洞一个坑 作者:锦官城外坑

    分卷阅读2

    我就听到了此生最不该听到的一句话。

    “你们好,我是isid的特工。你们谁是江琢瑭?”

    【二】

    江琢瑭当然和我不一样,听到三件套的话后八风不动:“isi是什么?”

    “iional&&io,大概像漫画里的shield?不过好可惜,这么多年都没有碰到过外星人。”三件套出人意料地健谈:“您是江琢瑭?那么您对面这位就是您的朋友章陌了么?”

    “啊?”莫名其妙被点名,我差点没把手里的茶给抖了。

    “哦哦,我只是想起来我们今天在地铁上见了一面,”三件套热情地伸了一只手出来。

    你是要跟我握手吗?我不爱跟人握手,所以一个劲瞪着那只修长的手——嗯,她手指甲剪得很干净。

    “成吧成吧,不握手也没关系,”她收回手,还是去看江琢瑭:“今天的主要目标还是江姑娘。请问您最近是不是遇到了奇怪的事情?”

    诶?江琢瑭遇到麻烦了吗?

    “没有。”江琢瑭说:“什么事都没有。”

    说谎。

    “江姑娘,我是来帮你的。”三件套干脆在我旁边坐下了,目光诚挚地看着江琢瑭:“你是不是忽然发现,周围所有的人都不大记得你了?”

    江琢瑭显而易见地慌乱了一下:“并没有。”接着她伸出手,指指我:“你问问她,问她可有忘了我么?”

    我当然没有忘记她,可是我也不会忘记别的事情:“可你之前还试探我是不是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

    江琢瑭的脸黑了。她估计没想到我会这么拆她的台。

    三件套露出习以为常的笑:“我知道,我知道,一般人都不会承认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不过这其实是某种术法造成的效果,只要找到施展术法的人,就能逼迫他解除术法。”

    “如果我不解呢?”江琢瑭说。

    “你会被人忘记。你也会忘记你自己。”三件套说得很诚恳。

    她大概一直是那种靠着脸和气场就能让人信任的家伙,我这样想,而江琢瑭似乎是真的开始相信她了。

    “把你证件给我看看。”江琢瑭思考再三,说:“你确定能够找到那个人,确定能够让他解除术法?”

    三件套从外套的兜里摸出证件来给江琢瑭:“啊,解除术法还是很简单的,不用找到他都可以解。然而这家伙已经作案累累,你是唯一一个我们发现的还在术法生效初期的受害者,所以希望你能够配合一下,帮我们抓住犯人,让他受到应有的制裁。”

    江琢瑭看了看证件,然后把它扔给我。我看了看,上面有公安部和那什么isid的章,看起来都很正宗,上边贴的也是三件套自己的照片。不过她的证件照上没有笑容,看起来有点别扭。

    她的名字叫做肃梧歌。

    不晓得是不是真名。

    “看完了咩?”肃梧歌歪头看我,我把她的证件递还给她。

    “江琢瑭,你还是先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吧。”我对江琢瑭说:“反正我现在还对你的情况一头雾水呢。”

    “没什么。”确认了肃梧歌的身份后,江琢瑭就有点焦躁,她焦躁的时候就会往咖啡里一包包地撒糖:“不过是最近几天勾搭的妹子在我再次联系她们的时候都表示不记得有我这么个人,打电话的时候我爹妈居然还忘了我的名字。如此而已。”

    所以你不是没有妹子可以约去看电影,而是妹子都忘了你

    肃梧歌看了我一眼,好像有点惊讶:“不科学啊你爹妈都开始忘了你的名字,你的好朋友反而把你的事情记得很清楚?”

    等等,难道让人被别人忘记的术法就很科学了么?

    我突然觉得肃梧歌有那么点不靠谱。

    “请问这些事情都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生的?”肃梧歌问。

    江琢瑭开始喝糖水:“大概昨天开始意识到的。我生活很规律,自己有车,除了这家咖啡馆,两个街区以外的西餐厅,和我自己家,这周还没有去过其他地方。”

    “你打游戏么?玩交友软件吧?”

    江琢瑭摇摇头:“我不打游戏也不玩交友软件。无聊的时候我会去小区里的运动馆锻炼身体,平时就看看书,看看电视剧。”

    是的,渣游戏的只是我而已

    肃梧歌抿了抿唇:“那么我们先去运动馆看看吧。我刚刚去你的西餐厅看过了,没有什么异常,这家咖啡馆也没有。凶手必然是在一个公共场合注意到你的,所以我觉得运动馆的可能性要高一点。”

    江琢瑭叹了一口气,放下咖啡:“好。”她看向我:“小陌子,也没你什么事,你先回去吧。”

    这本来是个离开的好机会,可我鬼使神差地说:“得了吧,看这位”我差点说出三件套来,赶紧咬自己的舌头:“特工的样子,就知道事情肯定很简单,分分钟解决。我就去你家待着等你一起吃饭。”

    江琢瑭看了看肃梧歌,肃梧歌耸耸肩,算是同意了我的说法。

    “那么你做饭?”江琢瑭问。

    我当然是答应了。

    我是个不擅家务的人,唯一还能做做的就是做饭。我知道江琢瑭住的小区外边有个很好的菜市,反正也不急,所以就去购买些食材,想想做些什么能愉悦那个最近倒霉地惹上了事的家伙。

    有好几天没有来,肉铺的老板格外热心地招呼我,顺便说些家长里短。这老板家里姑娘刚上高中,话语间满满地都是对他女儿的关心。我很礼貌地听他讲完,勉为其难地买了些新鲜牛肉,只有带回去给自己吃。

    江琢瑭不吃红肉,我是打算给她做点海鲜的。

    买了扇贝贻贝,我还打算买条鱼。走到卖鱼的地方,我第一次瞧见她。她一身黑衣,显得面白如玉,在那里微微俯身,瞧着鱼缸里的鱼,格外专注。

    一开始我还以为她是个犹豫着不知道要买什么鱼为好的主顾,可等我买完黑鱼让店家切片后,她还是站在那边,安静地看着鱼缸里的鱼。

    我不需要做一个推理家也知道了,她肯定不是来买鱼的。

    “喂,”刚刚老板一直在忙活着给我切鱼片,现在闲了就开始教训那个人:“不买鱼就快点走,你老站在这里,影响我生意。”

    她向老板投去一个目光,又转头看了我一眼,随后微微一笑:“好的,我这就走。”

    我赶紧也提着菜去江琢瑭家,没想到她跟我同路,我们俩不晓得怎么就走到了并肩的境地。

    “吃这么多海鲜河鲜,不买一瓶白葡萄酒么?”路过一家卖酒的店铺的时候,她忽然转过头来,问我。

    “我朋友家里有酒,谢谢操心。”我这样回答。

    分卷阅读2

    - 肉肉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