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宅屋

正文 分卷阅读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个脑洞一个坑 作者:锦官城外坑

    分卷阅读3

    没想到她停下了脚步,意味深长地摇了摇头:“她家里没酒了。你应该买一瓶。”

    该不会又是江琢瑭的哪个ex我心里想着,也确实是担心万一没酒还得再下来跑一趟不合算,所以走进了那家店。

    她也跟了进来,二话没说地挑了两瓶酒交给我。

    都是我很喜欢的酒。

    很有品味。这是我对她最新的想法。

    “谢谢。”我对她说。

    “不必。”她摇摇头:“我看你顺眼而已。”

    我很想问问她为什么要在那边看鱼缸里的鱼,可通常祸从口出,有些问题,还是不问为好。

    “要回答你也没什么,我不过是觉得那些鱼很有趣而已。笼中鸟池中鱼还有这个世界里的人类。”

    她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你的表情一点都不难猜。”她说,话语里难掩骄傲:“刚刚还看到一条和你一样好猜的鱼。”

    “诶?”

    “被你提在手上呢。”她冲我露出恶作剧的表情,这样说。

    她大概也是看出来我好欺负了吧我心里这样想着,就到了江琢瑭小区门口。我拿着备用钥匙打开门口的感应门,保安小哥看我提的大包小包的菜,冲我笑了笑。

    她没进来,大概并不住这里。我回头看了她一眼,道了句再见。

    她却如同惊醒般看着我,眉头一皱,好像很勉强地跟我道了句:“再会。”

    我再度感到了自作多情的危害。

    【三】

    我洗了扇贝,煮了鱼汤和贻贝。江琢瑭的酒柜里果然已经没了酒,不晓得她是什么时候喝完的。

    事情准备停当,我就窝到她的沙发上,打开寄放在她这里的四公主渣游戏。

    等了大约半个小时,门外忽然有人敲门。我疑惑于怎么会有人突然来拜访江琢瑭,走到门后一看,是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小姑娘。

    我把门打开一条缝:“您好,请问您是?”

    “我是路明殊,江姐姐之前约了我来谈做烘焙师的合约。”小姑娘的眼睛很亮:“不方便吗?”

    “诶,没有,只是她目前不在。”我把门打开,让她进来:“江琢瑭的动作真快,明明今天才告诉我要开展甜品业务的事情。”

    “哦哦,您就是大股东吧!”路明殊将手里的纸袋往我面前一送:“这是我来之前在家里烤的饼干,您尝尝?”

    “不了,我不喜欢吃饼干”我是真不大喜欢这种边吃边碎的食物,然而路明殊好似很坚持的样子,我干脆就接了她的袋子。

    “江姐姐什么时候会回来呀?”路明殊坐到沙发上,一双眼睛看着我。我心下忽然就有点疑惑,转身看看钟:“不知道,我给她打个电话吧。”

    顺便确认一下路明殊的身份。

    电话那头的江琢瑭听起来心旷神怡了些:“是,我是约了路明殊,你让她呆那里就好。刚刚说是找到了什么蛛丝马迹,正在等什么数据分析——我让她先给我解了术法。”

    我还想再问,江琢瑭就挂了。

    这个薄情寡义的混蛋。

    没办法,我还得应付路明殊:“你看电视么?江琢瑭说她大概还一个小时,好像事情有点麻烦。”

    宁说多,不说少。

    路明殊理解地点点头:“没关系,我能等。说起来,您和江姐姐很熟?”

    我愣了愣,点头:“是啊,我们是大学同学。”

    “真好啊”路明殊脸上露出向往的神色:“要是我能更早遇到江姐姐就好了。”

    江琢瑭什么时候有了这种男主人公的属性了?!

    我郑重考虑了一下,语重心长地告诫无知少女:“早遇到她不一定是件好事情。”

    会被卖的。

    路明殊扬了扬眉,好像是要说什么,结果我的电话在那之前响了。我露出个抱歉的笑,接起这个未知电话。

    “您好,我是isid的技术员撒小小,”电话那头的声音在报自己名字的时候格外无奈:“我现在要告诉你一件事情,请你不要激动,保持镇定,尽量远离你家里那个人。”

    我当然很镇定。我在听到isid的时候就明白了这通电话是要讲什么。

    眼前这个叫做路明殊的人,就是给江琢瑭下术法的那个坏蛋。果然,即使是烘焙师,也不可能对厨房里正在煮的食物视而不见。现在就要我拖时间,让肃梧歌过来,解决掉她。

    “我知道,你啰嗦个什么。”我装出不耐烦的模样:“你快点来吧,我到时候就算是抢一辆车都会来机场接你。”

    “您真是很会临时表演,这台词不错。”撒小小说。

    “好啦好啦,你快去登机,”我笑了笑:“等着你哈。”

    我挂断了电话,对路明殊露出一个货真价实的微笑:“咳,好久没见的朋友,老是罗里吧嗦担心这担心那,要登机了还要来确认我到底能不能接到他。”

    我现在的演技,一定是影帝级别的。

    “你朋友真多。”路明殊的眼睛很亮。

    “正是因为我朋友太少,所以只有每一个都对她更好一点。”我说。其实我是在扯谎,我甚至都不大记得江琢瑭的生日。

    路明殊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蓦然没了声音。过了好一会,她才再度开口,说话的语调格外诡异:“那你和江姐姐一起做我的朋友只做我的朋友,好不好?”

    我没有直接拒绝她:“为什么?你没有朋友吗?”

    “没有呢,”她舔舔嘴唇:“他们都背叛了我。他们总是这般那般顾虑,所以不能整颗心放到我身上。不过没关系,我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就断不会让姐姐们受这般苦楚你们不会记得的。”

    她瞧起来很可怜,我居然略动恻隐之心,想要答应她。可只是一瞬,就有一道寒气从我脊髓深处漫出,激得我一个激灵,头脑再度清醒起来。

    “不愿意吗?”清醒后她的声音更奇诡了,我想到流理台上还放着一把菜刀,决定只要她一动,我就跑过去拿刀。

    我正胡思乱想的时候,路明殊已经站了起来。我的身体不知道怎么地就不能动了。

    “别想了,我可不会让你随随便便地就拿到武器来攻击我。”她说,一步步地走近我,看起来很得意:“你们人类真是喜欢沉溺于反派很弱的幻想里,是不是?”

    ……我们人类?会说这种话的人,不是自恋狂,就是反人类主义者吧。

    ……是的,关于反人类主义者的事情,是我乱编出来的,我从来没听说过这种家伙。

    路明殊一定是个自恋到了极点的家伙,她在对于“朋友”的动机上格外强烈地表现出了这样的自恋倾向。不过我很惊讶她居然在看到我过后,直截了当地把我加进了她的被害者名单。

    难道我看起来就那么像是买一送一的配菜吗?

    “

    分卷阅读3

    - 肉肉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