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宅屋

正文 分卷阅读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个脑洞一个坑 作者:锦官城外坑

    分卷阅读5

    礼物还是由你来选更好。”肃梧歌挠头:“说了些什么小小是geek,你对黑科技更了解一些的话。反正我是一头雾水啦,平时都没什么机会留意这些。我只有钱嘛”

    最后这句话加得真该打。不过黑科技什么的,我确实还是很喜欢,最近科技馆也要开展一次展览,肃梧歌要买礼物,倒是刚好。

    我把这事情跟她一说,她立刻点头赞成,和我约了到时候碰头的时间和地点。后头的近一个小时内,我就不得不听她反反复复地说撒小小是个多么好的伴侣,她们是如何相遇,如何恩爱云云让我等单身狗忍不住举起火把的话。

    不过到底也是可惜的。她们俩相爱,却不能像普通情侣那般相守,一年里近乎有三百天肃梧歌都得在外边出任务,她们两人之间唯一的维系就是那只蓝牙耳机。就连这几天的空闲,都是靠着一年两周的年假才得以实现,然而一旦有新任务,她们就得立刻终止假期。

    正是因为想到这个可怜她,我才在饭后头脑一热地答应了肃梧歌,跟她去一街之隔的酒吧喝酒。

    这是我今天犯的最大的一个错误。

    我怎么会相信一个特工的酒品和007一样?

    连着三杯威士忌下去,肃梧歌看起来就蒙圈了,抱着我就开始叫“小小”,还很抖m地让我吻她。我狠狠地白了这没节操没酒品的混蛋很多眼,最后急得没办法了,要了两杯高浓度白酒灌给她,摇一摇,让她咣唧倒下,趴座位上可劲儿睡。

    我拿我的手机给之前撒小小打给我的那个号码打了个电话,寄希望于那不是个什么一次性手机。

    “喂?章姑娘?”撒小小的声音对此刻的我而言不啻天籁:“出什么事情了?”

    “呃,那个,肃梧歌找我来喝酒,结果她现在喝倒了我不知道她住哪里”我还是觉得打电话很难以启齿,多次抿唇让自己能够继续下去。

    “让我查查你们的坐标”我听见敲键盘的声音:“噢,我知道你们在哪了。您稍微等一等,我马上过来。”

    等了大概十五分钟,我看见一位带着黑框眼镜,身穿黑色西装,身材高挑严肃认真和“小小”两个字毫无关系的女人匆匆走进酒吧,环顾了一下酒吧内部后径直走向我们所在的卡座。

    在她看到趴桌上睡得呼噜呼噜的肃梧歌的时候,脸上露出了“这丫傻逼给我丢脸”的莫测表情。

    “章姑娘,真是麻烦你了,”一点也不“小小”的撒小小姑娘伸出手来和我握手:“梧歌她一喝起酒来就不节制,真该禁她的酒。”

    我正摇头,心里想着客套话,没想到肃梧歌噌地冒了起来,捉住撒小小的手,醉醺醺地说:“少,少少,大后天窝活站姑娘去割你买纪念日礼物哦,你,开心不?”

    一个小时前,是谁说的保密来着?

    “你喝醉了,我不开心。”撒小小淡漠地撒谎,明明嘴角都露出了微笑:“走,我们回家。”

    “噢,好好,肥家。”肃梧歌摇摇摆摆地向门外走去,撒小小笑了笑,给我们俩付了酒钱,才过去搀着她。

    真幸福。

    我喝完了杯里的酒,现下也是我该回家的时候了。

    今晚月亮很好。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到了十五还是十六,一轮圆圆的银月高挂苍穹,光芒温柔地铺撒在路灯无法照到的角落。

    我走楼梯上楼,拿出钥匙要开门,忽然注意到门锁附近的银亮的划痕。

    有人撬过锁?我弯下腰,把耳朵靠到锁眼的地方静静倾听什么都没有听见。我犹豫了一下,敲响对门住户的门。

    “您好?”我知道对门的是一家小家庭,男女双方都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开门的是女人,她很疑惑这么晚了居然有人拜访。

    “不好意思,我是您对门的住户。我想问问您,之前有听到过什么异常的响动吗?因为我发现我的门锁好像被人撬过,不晓得是不是流窜作案的小偷。”

    “咦?没有听见呢?您家里被盗了吗?”

    我摸摸头,露出苦恼的表情:“正是不知道呢所以想请您来做个见证。万一那小偷还在里边,我怕我一个人开门不大方便。”

    那个女人露出感同身受的表情,点点头,喊来了她男人。我走到自家门口,打开门。

    血气盎然。

    我抿着嘴唇,压抑心里的恐惧,踏进了我自己的家。

    餐桌上,沙发上,都有一具被打开胸腹,吊起心脏的尸体。我身后的男人女人已经尖叫出声,我似乎听见了110的拨号声。

    挂着电视机的墙上,电视机表面的玻璃被人砸得粉碎,墙上用血写了一个大字:“watch.”

    你要我看什么呢?

    还是你想证明,你在看着我?

    【五】

    警察很快来了,有着邻居的证明,我没有被当成嫌疑人,而是被当做受害者,被毛毯裹着坐在小区花园里接受笔录。

    “在我们调查的过程中,您大概是不能住在家里了,”笔录做完,那个年轻的警察对我说:“您还有地方住么?”

    我立刻想到了江琢瑭,不过考虑到这家伙都能到我家来放置尸体,江琢瑭那边也不会□□全,于是摇摇头。

    警察大概也是想到了,声音沉郁了许多:“也是,遇到这种状况,没人会希望再把厄运带给朋友。如果您觉得会更安全一点,可以来警局我们给您腾个休息室。”

    警局会更安全吗?我知道这一切肯定和之前我感受到的若有若无的跟踪有关,他们后来一定派遣了更高明的跟踪者。那个,或者那些在我家里作案的人,他们在墙上写了watch,可对死者却是吊起了他们的心脏。这是一种不和谐的行为。

    现下我心里有一堆为什么,在解答出来之前,我不可能感到安全。

    警察的对讲机响了,里边说了几句我听不懂的警察的暗号,那个警察回答的是“好的好的”。

    接着他对我说,有个专家来了,想见见受害者。

    这是我第二次见到她。

    她还是穿着黑衣,站在我家门口,远远地看着现场。两具尸体里已经被拆下来送去了医院,现在餐桌和沙发的位置上只有血迹。我当时没有注意到,不过据说那两个人都还算是活着,他们吊着的心脏还在微弱地跳动。

    “楚小姐,我把受害者带来了。”警察道。

    思路被打断的她露出不悦的神情,然而还是转过身来。她看到我的时候,表情露出一丝迷茫:“嗯?怎么是你?”

    我怎么知道。

    她走向我,稍稍弯了弯腰,在我脖颈边嗅了嗅。我感受到她的动作,简直全身僵硬,不敢动弹。

    她嗅完后站直身子,看起来更加迷茫疑惑了。

    “奇怪,奇怪”她说:“这种不协调感”她转身看看我的家

    分卷阅读5

    - 肉肉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