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宅屋

正文 分卷阅读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个脑洞一个坑 作者:锦官城外坑

    分卷阅读6

    :“真是一模一样。”

    “你很好闻。”

    她突然一本正经地这样说,我顿时红了脸。

    “哈?”

    “你身上的味道。”她说:“很不协调,但是很好闻,我很喜欢。就像……”她想了想:“两种大家都觉得不能互相搭配的食材,可当它们被一个厉害的厨师搭配到一起的时候,忽然成了极致的美味。”

    我抬起手来,闻了一下,只有洗涤剂的味道。

    她笑着摇摇头:“不是所有人都能闻到。而且相信我,闻得到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你是想说,凶手闻到了我的味道,所以才用这么不协调的方式来……作案?”我问。

    她眯了眯眼,问出一个我始料未及的问题:“有别人也这样闻你了?”

    我连忙摆手:“并没有,并没有……只是,我,在我遇见你的那天,我被人跟踪了。”

    “你已经知道你被人跟踪,那么这个跟踪一定很拙劣。”她捏了捏自己的鼻梁,看起来有种奇妙的慵懒:“你后来没有发现被跟踪,所以现在疑心你是被什么更厉害的人给跟踪了?”

    “他们一定在监视我。”我说:“否则不可能知道我会在这时候出门。可他们为什么不在我平时出门的时候动手?如果是我去江琢瑭的家里,去书店,去……我能想出来很多更方便动手的机会。”

    “那么你今天做了激怒他们的事情。”她再度捏了捏鼻梁:“我困了。我现在本来应该在睡觉,可该死的,谁让我当时把电话给了一个不该给的人。”她打了个哈欠:“你困吗?”

    晚上十点三十。离我平时睡觉的时间还早得很。

    我摇摇头,予以否认。

    “你应该想睡觉。”她冲着我摇摇头:“去我家睡吧。虽然有可能有点挤,不过到底暖和又安全。”

    我没克制住,跟着一个我到现在还不晓得其名字的家伙,到了她家去。

    她家和我家大概三十分钟车程,是城郊的独栋别墅。

    她打开门,熟稔地将钥匙往鞋柜上一搁,灯也不开就往里边走,期间还弯腰不晓得拍了个啥东西,扔下我一个人在门口。

    我真是傻了,才跟她来。现在抛下我一个在门口是干什么吹风吗?

    我的心情居然还有点像怨妇

    有什么东西弄得我腿好痒,我低下头一看,是一条很帅的德国黑背,他正在蹭我的腿。

    原来她走进去的时候,拍的是这条狗的头啊。

    “汪。”我逗那条狗,芬妮每次听见我这么叫的时候都会伸舌头出来要舔我的脸,可这条黑背只是在喉咙里呜咽了一声,就转过身去,走进屋里。

    啊,果然只有芬妮那条有点呆傻的狗才会被我调戏到么。

    咔嚓一声,客厅里的灯亮了,她拿着一瓶冻过的香槟和俩杯子,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我:“我习惯先摸黑拿东西,倒是忘了你了进来坐吧。”

    我走进她家,关上门,跟着她走进客厅。

    这里就只有她和我了。

    她嘭地一声打开香槟,倒进杯子里,自己捏了一杯没形象地倒进长沙发里,我拿了另一杯,略微尴尬地坐在另一张沙发椅上。

    “你可以随便在这里住多久。”她看起来比之前精神了不少:“我这里也经常留客的。”

    “”我喝了口冰凉的酒。这种介绍,不会挺尴尬么。

    “哦,不是,我是说客人的那种客,我已经有几年没跟人交往了。”她有点心急地解释:“我这里大概也算是个安全屋之类的,有不少人在寻求安全一眠的时候会选择我这里。不过嘛,我这里更多的还是他们寄养的一些宠物。就算不是我,它们也够保护你了。”

    她冲我眨眨眼,我应景地笑了笑。

    “这案子估计挺费功夫,不过我会尽全力帮你。”她说:“我很喜欢你的味道。”

    忽然我福至心灵,想到一个可能性:“上回也是有个家伙想害我,可我没中招那也是你么?”

    “嗯,当时有感觉到不怀好意的家伙盯着你,所以干脆陪了你一路,没想到她还是没放弃。”她已经喝完了一杯,我给她添了酒:“不过你还活着,是有别人帮忙?”

    “一个不怎么靠谱的特工。”想到肃梧歌,我有点沮丧。大后天还得和她去给她女朋友选礼物,虽然我不是什么丧心病狂的fff团,但也是会羡慕嫉妒恨的啊。

    醒过神来的时候,她正皱眉看着我。我赶紧摸摸自己的脸,看看自己,不晓得是哪里得罪了她。

    “isid的?少跟他们打交道,都快烂透了,也就肃梧歌跟撒小小那俩小鬼还有点热情,不过她们上司也随时会放弃她们。”她说:“这年头特工什么的都只会怀疑世界毁灭自己,哪有什么靠谱的。”

    我并不想跟他们打交道。

    “肃梧歌还约我大后天去帮她给撒小小买礼物,”我想既然提了不如就一次提完:“到时候可能会出门一天。”

    “你可以带克莱去,”那条黑背听到自己的名字,窜过来蹭她:“他可是很厉害的。原先他主人是世界上前三名的猎魔人,不过后来结局不大好。那个人临走前把克莱托付给了我,老是在我家吃东西,也该派上点用场了。”

    我们后来就不知道聊到哪里去了。十二点的时候我终于生物钟被唤醒,睡意朦胧地跟着克莱到一间客房,脱了衣服钻进被窝倒头就睡。

    一夜好眠。

    【六】

    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了青山下,我瞧见她在水边支着钓竿钓鱼。我瞧了她很久,她都不曾转身。直到太阳移动,黄昏将至,暮色迷乱之时,她方才说了一句话。也是梦里唯一的一句。

    “鱼呵,鱼呵,你可愿意上钩么?”

    我醒过来,迷迷糊糊地不想睁开眼睛,随即感受到了一种罪恶感。

    明明昨夜在我家里发生了那么可怕的事情,我却居然连一个噩梦都没有做倒是莫名其妙梦了这么个梦。

    不,到底也不算莫名其妙。我对于这件事情的焦虑,对于她的疑惑和不信任到底都暴露在了这个梦里。

    我睁开眼睛,目之所及有十来双眼睛围观着我。

    “叽!”三只小白鼠挥动着爪子,向我跳了一段踢踏舞。

    我眨眨眼。

    包括克莱在内的三条汪身上蹲了四只喵两只鸟,一只小陆龟慢条斯理地往我脸前爬,龟壳上安了个架子,上边有张纸条。

    我伸手拿过纸条,是她给我的留言。

    【找到死者身份。起床后你自己给自己做早饭,衣服给你找了一套大概合适的,我晚上回来的时候会把你家衣服打包带回。不用管小东西们,他们自己会去找吃的。要出门的话后院有自行车。:)】

    最后的笑脸画得有一种漫不经心的风度。

    于

    分卷阅读6

    - 肉肉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