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宅屋

正文 分卷阅读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个脑洞一个坑 作者:锦官城外坑

    分卷阅读8

    原来在我尚未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是被步步紧逼了呵。

    “怎么了?”章邱端着一盘水果过来:“你看起来魂不守舍的样子刚刚是谁的电话?”

    我苍白地笑了笑,不知道如何答他。

    “?”他格外疑惑:“不喜欢的人吗?”

    我吞了口口水:“凶手。”

    他的脸霎时凝重起来。

    “他说了什么?”

    “她问我看见了没有?”我看向章邱的眼睛,他的眼睛是普遍的浅褐:“我应该看什么?”

    我的电话再度响了起来。又是陌生的号码。这回我不敢接了。

    “是楚云深,”章邱瞄了一眼来电号码:“接吧,没关系。”

    我拿起手机,它冰凉冷漠:“喂?”

    “你没事吧?”果然是她。她听出来我的声音有所不对,所以抢问了我。

    “没。”我抿了抿嘴:“刚刚凶手给我打电话了。”

    “什么?”她很惊讶地说:“她怎么能给你打电话?她从哪里知道的你的电话号码?”忽然她顿住了,接下来的话语冷静无比:“我晓得了。幸好今天我一时起意要你见见那几位,你放心,这个问题不会太难,等晚上就会有答案。你也别怕,她大概就只能打电话而已,没办法闯过来的。”

    她后头又说了好多话,都是为了安抚我。我满腔惊惧居然就在她这话里慢慢地消减下来,紧接着我听见电话那头和屋门外同时咔嗒一声响。

    她回来了。

    她笑着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挂断了通话:“我回来啦。”

    “哦,小气鬼,你回来了。”章邱从厨房里冒头:“一百四十块七毛六,记得给钱啊。”

    “好啊,等会白白来了你自己找她要去。看你要不要得到。”楚云深一边对章邱说着,一边走到我这里来,拿了我的手机去。

    “你请的是姓白的?我看都是鱼,难道不是艾克莱尔阁下么?”

    “都请啊”楚云深找到了那条通话记录,按了回拨。我伸手要阻止她,她捏住了我的手腕,冲我摇摇头。

    通了。一声,两声敲在我心上,我不晓得我到底是期待着对方接起电话所以能够轻易破案,还是她永远都不要接。

    没人接。

    楚云深偏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很害怕?”

    我摇摇头。但是我想我苍白的脸色早就告诉了她我其实害怕得不行。

    “对不起。”她放下手机,伸手揉揉我的脑袋:“我只是觉得,如果能够打通,会对你更好一点。”

    我说不出话,她察觉到了,握住我的手。

    她的手很暖,也很坚定。

    “我会找出她来的。今天去确认了死者,一个是公司职员,从下班路上被掳的,另一个是工程师,也是下班路上失踪。”她说:“警察追查了一下这两个人之间的联系,不过没什么结果。”她顿了顿:“我上午再去看了看现场,给你把衣服带了回来,现在在我车行李箱里,等会就给你拿。之后我追了条线索结果追到认识的人身上去了。今晚就请她们过来吃饭,让她们看看怎么查。”

    “太麻烦了吧”我低声说:“不是有警察在查么,哪里需要那么多人。”

    “她能这样打电话过来,警察就不容易查到她。”楚云深看起来很认真:“她这么嚣张,我当然应该一下子把她揪出来打脸——你说是不是?”

    “楚云深滚你丫的,人家姑娘明明是觉得你会给她介绍一堆人又不告诉她名字,二十六个字母恐怕不够用!”章邱从厨房里隔空喊话,倒是省了我另一番的尴尬。

    楚云深愣了愣,脸诡异地红了:“咳,我只是觉得没什么合适的机会告诉你”

    你脸红做什么?我看着她脸红,心里倒有点不好意思了:“没,我也”

    我差点没咬下我自己的舌头。

    什么叫做“我也不是很想知道”?!这种话能说出来吗?!

    她看着我窘迫的样子,笑了:“我叫楚云深。对不起,告诉你晚了。我自己纠结,没想到你这么在意。”

    我不在意,真的。

    “我不是很喜欢告诉别人我的名字,尤其是对于我喜欢的人。”楚云深笑得不好意思:“在别人不知道我名字的时候,我怎么装乖都可以一旦被晓得了,就很难不做自己了呢。”

    “做自己很不好么?”

    “对我很好,对别人不会太好。”她笑笑说:“世界上的事情,不都是这样么?满足了自己的满足不了别人,满足别人了自己就得受委屈。对你而言,这件事情完了你就应该回家去,最好我们俩老死不相往来,这才能证明你活得如同原来那般惬意快活,所以,何必知道我的名字呢?”

    我不晓得怎么说了。要反驳她的话,她会不会伤心她这一腔心意空付?

    “哎哎,情话好酸。”门口有人道:“楚云深,你够了吧,人家姑娘早看透你这些花言巧语了,是不是?”

    那人穿着衬衫和毛背心,下身西裤,长发大约及腰。因着身材比较修长的缘故,她看起来并不像个老干部,倒是别有一番挺拔的风味。

    这人好生眼熟。

    【八】

    我很尴尬地不说话,楚云深冷哼一声,也不理她。

    来人摸摸鼻子,只好跟章邱说话:“嗯,今晚吃鱼,是艾克莱尔那个清教徒要来么?”

    “人家是身为骑士持戒,你知道什么叫清教徒么,就乱说。”楚云深实在忍不住开口:“君二最近是不是对你疏于管教?”

    “我擅长信口开河嘛,在我看来,要斋戒的教徒都没什么两样。”那人走过来,在沙发椅的扶手上坐下了:“嘿,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我姓白,家里排第三,你叫我白三就可以啦。”

    “章陌。”

    白二点点头:“这名字不错。”

    要是她知道我这个名字是因为我老爹那几天格外喜欢陌刀才取的,会觉得不错才怪嘞

    “怎么君二还没来?”楚云深问:“你该不会不是和她在一起的?”

    “因为艾克莱尔和康斯坦丝来了嘛。”白三看起来一点都不担心:“她肯定在停车的时候等了她们一等——这叫做推理,晓得伐?”

    楚云深看起来像是等着她这么说,瞬间就反击了回去:“也可能是她在山石路上崴了脚我这停车的地方一直很难走,不是么?”

    白三的脸明显地黑了黑。

    对于这些人,楚云深和他们相处的方式与和我相处的时候绝不相同。我素来知道一个人可以有千种模样,然而这时候却也是私心想要楚云深对我的时候,是她最真的模样。

    哪怕不是那么好,哪怕在装乖的表象后面潜藏的是无比的危险我也希望在我面前的她能是真的。

    在告诉我名字过后,她会不会有所改变?

    “我说教你

    分卷阅读8

    - 肉肉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