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宅屋

正文 分卷阅读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个脑洞一个坑 作者:锦官城外坑

    分卷阅读9

    忍耐些,和我一起走,你偏要先来,就是为了和云深打嘴仗?”

    果然是三人同来。这里边有一个一丝不苟地穿着庄重的白色晚礼服,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枚式样古朴的银戒,看起来像是混血儿的脸上满脸正直,头发是全黑的短发,里边挑染了几缕暗蓝。

    挽着她的则是个黑色长发的女人,穿得很休闲,脖子上戴着花纹繁复的银饰。不像她的同伴那样两眼平视前方,她的目光在屋里四下打量,不晓得是在看什么。

    说话的那一个则穿得更考究些,全身上下的衣饰瞧起来都是细心工匠的量身定做。她左手无名指上戒指式样与白三相同,估计就是楚云深拿来和白三打嘴仗的君二。她先是打量了我全身,冲我礼貌地微微一笑,然后再看着白三,不再移动目光。

    “我是为了先来看小朋友。”白三说:“这位章陌小朋友,就是楚云深今天劳师动众请我们过来的缘故呢。”

    “章陌,”她又看向我,脸上微笑着:“你好,我姓君,家里排行第二,叫我君二便是。我方才确然看出来你最近好似有些麻烦。我看见章邱的定时器还有二十分钟,想必开饭必然在半个小时之后,不如先将你的情况给我们讲一讲?到底我们这里有两个专家和两个业余爱好者,还是能给你点帮助。”

    我看向楚云深,楚云深对我点点头。

    我便扼要地将情况跟她们四人讲了一讲。

    等我讲完,她们先是都看向了白三。

    “哈,干嘛突然都看着我,”白三先被君二给赶下了扶手,坐进了椅子里去,现下躺倒靠在松软的靠背上,一只手五指□□自己的头发:“我没看现场,也没证据,能得出来答案就有鬼了——不过我倒是可以说一点。”她坐直身子,郑重地看向我:“你确认之前给你打电话的那个,真的是凶手吗?”

    “你的意思是,打电话的,和作案的,可能不是一个人?”楚云深问。

    白三指指我。我只能耸耸肩,说:“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一个人。可是除了凶手,还有谁会打电话给我?还说那样的话?”

    白三做了个我看不懂的表情:“很简单啊,另外一名像你这样的受害者呗。”

    我张了张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这个推论确实听起来也很有可能,不过它和之前的推论有着同一个无法解释的点:

    他们是怎么知道的我的电话号码?

    “我也是这么想。”那个庄重得一丝不苟的家伙就是他们之前提到的艾克莱尔:“通过那么仪式化的行为来向这位章姑娘来传达信息的异教徒,他不会那么轻易就放弃这种仪式而采取打电话的行为。”

    接着她转头看向一直挽着她的,那位叫做康斯坦丝的女性:“你可以去现场帮个忙么?”

    康斯坦丝挑挑眉,竖起一根手指。

    艾克莱尔庄重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别的表情。她咬咬牙,点头。

    这是什么意思?

    白三倒是看得很开心:“那么我打个电话问一问小许,让他查一查这个时间段是不是有一起和你那起相似的案件。如果我的推理没错的话,最多明天,我们就会有一个崭新的现场了。”

    君二恰到好处地敲了敲白三的头。

    “几位,可以开饭啦。”章邱走出厨房,解围裙:“承惠一千五百六十九块四。”

    这次涨价这么多?

    【九】

    吃了饭过后,章邱拿着楚云深扔给他的一瓶当做餐费的酒哈皮地回家了;艾克莱尔和康斯坦丝找楚云深要了一间客房就没再出来;白三抢占了xbox360打实况足球,球技几乎和我一样烂;楚云深交代了我不要害怕早早睡觉后就和君二去了书房。

    我在屋里看了会书,玩了会手机,心里反而越来越空茫不自在起来。

    于是我出了房间,打算去厨房拿瓶酒喝。路过书房的时候,听到里边飘出来几句话。

    我遏制不住偷听的罪恶。

    “你已经告诉她名字了。我们最开始是约定过把你的名字作为一个限度,现在这个限度已经被打破。所以我会推测你之后不会继续掩饰,是要开始将你心里对章陌的好感付诸行动了么?所以……结束之后,你打算用什么理由留她下来?”

    “跟踪她的人是followers,虽然他们已经确认了她没有危险不再跟踪,但我可以粉饰一下。”

    “你很清楚这样是说谎。而我们的共同意见是,由说谎开始的事情,通常不会有很好的结果。”

    “我不是个好人,君医生,你很清楚这一点。我会考虑不择手段。我其实恨不得现在就占有她,说实话,我甚至忍不住恨那个凶手她凭什么喜欢我所喜欢的东西?”

    “我们讨论过你的偏执。”君二的声音还是很冷静:“你觉得你的这些想法是诞生在什么时候?”

    我的肩膀被人拍了拍。我转过头去,看见了白三。她摇摇头,拉着我悄悄地去了客厅。

    “偷听可不太道德,”白三从厨房里拿了瓶威士忌,倒了两杯:“不过既然你听到了,就藏心里吧。”

    我喝了一口酒,酒液烧着胃:“对不起。”

    白三一仰脖,把一杯酒都喝下去:“没啥对不起的,这些事情你听一听也无妨。楚云深这个人太别扭,而且她有那样的天赋是会犹豫她到底是喜欢你还是喜欢你身上那种气息的。”

    “她喜欢我么?”我苦笑:“我不知道呢。”

    “喜欢是这世界上最莫测的情感,占有欲也是喜欢的一个重要的起因。”白三看看四周,压低了点声音:“讨论案子的时候,不是康斯坦丝向艾克莱尔竖了一根手指么?那就是要占有她整整一晚。”

    “哈?”我不明白。

    “艾克莱尔是个骑士,正经的宣过誓持着戒的西方骑士。她左手无名指不是有戒指么?那是她将自己献给了正义之神的证明。”大概是自己也觉得这种背景过分中二,不符合科学发展的社会大环境,白三微微蹙眉:“康斯坦丝偏偏就想占有这样的艾克莱尔,所以每每与艾克莱尔讨价还价,要她做出种种不容于骑士信条的事情来。一来二去,两个就这般互相喜欢上了圈子里已经开了盘口,赌艾克莱尔什么时候会放弃骑士身份,把那枚戒指永远地给摘下来呢。”

    我发现自己在禁不住将右手的拇指和食指第二节相按,让疼痛感维持我的心思不要去乱想。

    “你在担心什么呢?”白三显然也看到了我的小动作,问。

    我仔细想了想,自嘲一笑:“好像还真的没什么好担心的。”

    我需要担心什么呢?不晓得多少人想要自己的爱人深爱自己绝无疑虑,甚至有人赞颂这样疯狂的,深入骨髓的致命爱情,虽然这其中几乎有一半无可抑制地滑向了

    分卷阅读9

    - 肉肉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