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宅屋

正文 分卷阅读1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个脑洞一个坑 作者:锦官城外坑

    分卷阅读15

    甘蓝。都是即将开张的宁氏特优食材超市的货物,我想,今天章小姐会问很多关于它们的问题?”

    我在下首落了座,仆人很快给我上了菜。猪排煎得很好,表面敷了点辣酱,两边的焦痕都均匀漂亮,被切开的切面上的猪肉也是煎到刚好的亮白色,带着清亮的肉汁。玉米闻起来就很甜很新鲜,至于甘蓝什么的,我平时不大爱吃,也没怎么研究过。

    “肉很好,厨子也很厉害。”我报以赞扬。

    “呵。”我认不得的那个年长一点的女人放下刀叉,站起来:“我吃好了。”

    “你不留下来歇一会?”宁纯好像很关心她。

    她摇摇头:“你午后要做访谈,我们也没什么聊天的空当。我三点还有个病人的约,早点过去,免得误了。”

    哦是医生么?

    聊天的话心理医生?

    我动刀切开猪排放进嘴里,注意到在心理医生要走的时候,宁觉的表情很微妙。

    吃完饭,我跟着宁纯来到她的书房,按照写好的提纲采访完毕。

    宁纯看着我的稿子到了最后一行,松了一口气,拿起酒杯:“哈,章小姐的问题,有的还真是专业到让我惊讶。”

    “动物科学当年是我们隔壁院嘛,”我将录音笔和笔记收好,决定等会就去出版社把它们给安霓袂:“而且刚好也在和人合开餐厅。”

    “哦?”宁纯好像比我想象的更容易被激起兴趣:“哪一家?”

    我自食恶果,于是将餐厅和咖啡馆的名字都告诉了她。她的表情是显而易见的惊讶和难以置信。

    “我经常光顾这两家店,”宁纯说:“我妹妹也格外喜欢,还经常会让司机去打包甜品没想到居然是您开的。”

    我礼貌微笑,只当她客套。

    “不如这样,改天将您的合伙人也约出来,我带您二位去参观一下附近的宁氏牧场,商量一下合作的事情。”宁纯站起身来,从一边的书桌抽屉里翻出一张名片给我。我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

    名片很简单,上边就写了名字和电话号码,我看了看,把它放进裤兜。

    “我送您出去吧。”宁纯露出一个我看不大懂的表情,同时按铃叫来管家:“替章小姐备车。”

    下楼的时候我又看见了宁觉。

    她端了一杯香槟,坐在楼梯的扶手上,仰视着我们。

    不她的眼睛里应该只有她的姐姐。

    “采访完了?”宁觉喝了一口酒,看起来惫懒颓废:“居然这么快?”

    “章小姐很专业,不拖泥带水。”听着别人评价自己其实是有点尴尬的:“你不是说饭后要出门?”

    “沈医生不也是还在?”宁觉将酒一饮而尽,跳下栏杆来:“她下午的客人好像取消预约了。”

    “是么?”宁纯说:“那麻烦你请她到书房等着我。”

    宁觉的表情简直要吃人。

    宁纯在她走后摇头:“哎,我的这个妹妹呀。”她转头看向我:“章小姐,您没有兄弟姐妹吧?”

    我摇头。

    “简直就像早早当了妈一样”宁纯叹息着摇头,随后严肃了表情:“说起来,还有最后一件事情忘了交代您。”

    “您说。”

    “我了解您其实是个作者,只是因为杂志社人手问题才来代班采访任务,最后稿件的撰写其实并不该您来做。”宁纯露出那般要为难人的表情:“可我总是希望,写稿的和采访的是同一个人,而且您的专业程度显见地高于大部分的记者。可以吗?”

    我极其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二】

    吃完晚饭,我就洗了澡,搬着我的笔记本上了床。安霓袂的头像在□□通知栏里固执地闪烁着,我猜多半是些写稿建议,不想搭理她。

    这是我做的采访,写稿还算容易。访谈稿其实也有一些固定模式,只要如实地记录下采访里关键的问题,然后适当润色一点背景和自己的想法以及对未来的展望,错误就不会太多。要是安霓袂不满意,就让她自己去改。

    在我写了三百一十四个字的时候,楚云深拿着水果拼盘进来了。

    “赶稿呢?”她将水果拼盘放到床头柜上,自己躺到我旁边,眯着眼睛窥屏:“那个采访最终还是留给你写了?”

    我气鼓鼓地一哼,手上动作没停。

    她无声息了一会,接着我的嘴唇就触到一片冰凉。

    “来,吃块梨,降降火气。”

    我张嘴吃了,她的手指故意在我嘴唇上轻轻地划了一道,然后又去拿了另一块过来喂我。

    “不吃了,”我边赶稿边嚼梨子,口齿有点不清晰:“影响思路。你吃吧。”

    她轻轻笑了笑,自己开始嘁哩喀喳地吃着水果拼盘。

    我保存了文档,合上电脑,放到床头柜上。

    三个月了,我们仍然处在交往的初期。我们同居了,每天保持至少两个小时的交流,内容包括我们二十多年的寿命里所有的见识。在那场艰难的试探中,我给自己赢得了一个互相了解的机会。我发现自己居然珍惜这个机会到了可以不顾自己的那些关于表达的纠结。当然,我们也一起去酒吧,一起去看戏剧——楚云深总是能搞到价格便宜的好票。我们偶尔接吻,在觉得合适的时候,矜持的,有礼貌的……节制的。

    我想我们已经算是到达了这种感情阶段的极致,所以我期待着即将到来的那个我们之间关系的转折点。

    “不写了?”楚云深转过头来看着我。

    我摇摇头:“交稿日又不是明天。”

    楚云深吻了我。她喜欢在这种时候吻我,这种所谓的“任性”的时候。

    “外边下雪了。”她在我的耳边低低述说:“明天我们可以去凿冰钓鱼。然后在河上烤了它。”

    “又是鱼啊?”我有点苦恼。

    楚云深笑了:“我正期待着有一天你能说这句话呢。”她舔舔嘴唇:“要不是我刚刚才吻了你,我一定又会吻你一次。”

    我失望地耸耸肩:“一天之内不能接吻两次么?”

    “看来宁氏的厨子没能堵上你的嘴,嗯?”楚云深递给我一片水果:“我几乎能想象你今天的旅程是有多么的不愉快。”

    “你也去过宁氏,当然。”这不由让我好奇起来:“你当初是为了什么去的宁氏?”

    “宁氏的上一代是被谋杀的。一如既往,我作为特别顾问,去帮忙调查这起案件。”楚云深将瓷盘放上她那边的床头柜。她在此之后故意停下了话语,不告诉我到底结果如何。

    “结果如何?”

    “宁大小姐并不想要一个结果,所以这件事情并没有结果。”楚云深道:“后来也没有后续调查,大约就这么搁置了吧。”

    “不会很奇怪吗?父母之仇……居然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了?”

    楚云深

    分卷阅读15

    - 肉肉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