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宅屋

正文 分卷阅读2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个脑洞一个坑 作者:锦官城外坑

    分卷阅读20

    得加衣服。她好像一直都不怕冷的样子,走之前还是就穿了一件大衣,连毛衣都没穿。

    我忍不住扒拉一下自己的围巾,转身回家。

    现在已经中午了,路上的行人不很多。我注意到天上远远的地方,那只苍鹰盘旋着跟着我,好像是要保证我回家路上安全。

    我失笑,看来还是养熟了嘛。

    忽然从天上传来一声鹰鸣,我意识到这是示警,停下了脚步。面前的道路转弯处慢慢地走出一个人来。

    她只穿了睡衣,眼睛紧闭,嘴唇已经冻得紫乌,□□的双脚被冻得通红。

    隔着几十公里啊谁能告诉我,这个宁二小姐,这回又是怎么过来的?!

    【六】

    活该我原先一直被人发好人卡。

    被唤醒的宁二小姐看见了我,一下子就哭了。我不知所措,只能把她带回家,让她用热水泡脚,给她弄了一杯热巧克力——我当真是化掉了一块百分之七十的巧克力。

    好心疼。

    “到底怎么回事?”我问她。

    “你不是都看到了么我梦游啊。”

    “哪个梦游会走几十公里过来按照脚程算,你基本上是昨晚上刚睡下没多久就开始走了,怎么可能?”

    “我昨晚”她神情恍惚了一下:“没睡在家里。我睡在了沈雪停的办公室。”

    我点了点头。不管怎么回事,到底还是她的选择。

    “你被她吓退了,不查,就只有我自己来。”她短促地笑了笑:“果然你是明智的。我现在状况很不好我失眠,我,梦游好多事情都不记得了。”

    我抿了抿嘴唇,决定不计较她冒犯我的话:“你可以走的。我看她对你的兴趣比其他更大,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保全你自己是第一位。”

    “我不走。”她忽然俏丽地看了我一眼:“我要是走了,未免太胆小了。”

    “哦,原来什么时候开始,胆子成了第一位的事情了么?”我忍不住讥讽她。

    她咬住下唇,倔强地盯着杯子里的巧克力。我对她没什么办法,本来也就不好介入,所以只得叹息一声:“歇好了就走吧。”

    她还对我有所期望,这是毫无疑问的,否则她不会在梦游的时候自己走到这边来。可是我和楚云深已经说好了不再插手,我就不能答应她。

    她当然会露出现在这般失望的神色,不过我又不是用来回应所有人期望的。

    “说真的,我刚刚考虑了在你面前自杀。”宁觉对着巧克力叹息一声:“可我又想,我怎么能堕落到要用自己性命去威胁别人的程度。”

    总算是理智了哈。

    “我觉得我已经输给沈雪停了,可我不觉得她会杀了我。她想玩弄我的心,我的理智,我的灵魂”宁觉深吸一口气:“这些都不会白给她玩。我有一点想法,关于打败她的想法”她抬头看着我,漆黑的眼睛里是我的小小倒影:“章小姐,如果有一刻,正义和真理相混淆,您会愿意稍微可怜可怜我,为我在法官面前说说好话么?”

    我愣了愣:“我相信你姐姐会好好保护你的,肯定用不上我帮忙。”

    宁觉将还有点点余温的巧克力一饮而尽,舌头一舔嘴唇上的残渍:“是呵,然后我会继承一部分家里的股份,从此在她和沈医生的看护下傻傻地度过一生。说起来,家里的牧场,我还是最喜欢马场了。纯血马是不被允许使用育种技术的,它们是牧场里少有的还能进行原始□□行为的生物。其他那些都太可怜了。”

    她站起身来:“章小姐,再见。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出事了,请您千万不要可怜我。”

    她走了。

    我知道她已经立了无数个要出事的flag,可我还是希望她能好好地活下去。

    可惜flag不可逆。

    “被抓到的时候,她没有反抗,”脸熟的警督带着我穿行于拘留所阴冷的通道里:“她坚持只在有你在的时候说话。”

    这是宁觉梦游走到后山的第五天。我接到这位警督的电话,说是宁觉因为故意杀人罪被捕,声称只有当我在场的时候才愿意交代犯罪事实。

    她真是费了大劲儿要把我给卷进来。

    “还没问过,你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警督问:“我是说,我们查过,不过看起来你和宁二小姐之间,只不过是有一面之缘而已。”

    “我和她之间,确实什么关系都没有。”

    也就是说,我和宁纯沈雪停两个都不会有任何关系。

    这个警督的想象力看起来有点不够用,我觉得我得提防着不要把自己给弄进去。

    宁觉看起来不大好。

    她的眼睛下面挂着浓重的黑眼圈,我估计她基本都没有睡过,神情憔悴,即使是坐在审讯室里,身体还不自然地抖。

    等等,这种现象的学名,应该是痉挛。五天之前的她,还没有这样的情况。

    她怎么会突然惹上了这么严重的毛病?!

    “你说你只肯在章小姐面前说出实情,现在章小姐来了,你说吧。”警督说。

    宁觉的目光却只看着我。她的目光很专注,很寂寞,当然最多的,还是决绝之前和之后的平静。

    “章小姐,我们见过这么多次,我早就把你当做是我的朋友了。”她说。

    “我听说你杀人了。”我不回答她关于朋友的论断,直接问:“这是怎么回事?”

    “有人死了。不是我杀的。”宁觉说:“我只是不否认我在他们的死亡里扮演着一定的角色。”

    扮演一定的角色。我觉得这样的表达简直就是把罪过往自己身上揽。

    “那是怎么的?”

    她露出一抹微笑:“要靠你去查呀章小姐我那天不就是跟你说过了么,我在间歇性失忆。”

    “宁觉!”警督发作了:“你不是说你会坦白?!”

    “没错啊,我是在坦白。我,没,做。”宁觉说:“这就是事实。”

    警督大概是之前就觉得请我过来不过是劳而无功,于是立刻发作站起身来,他对我说:“章小姐,麻烦你走一趟”

    我站了起来。

    “我很讨厌有人用这样那样的方式来胁迫我。你要我不可怜你,我当然不会可怜你,更不会帮你的忙。到此为止了,再见。”

    警督尴尬地看着我摔门而去。

    我知道肯定有一个比警督等级更高的人在那道单面可视的玻璃后边看着,所以直接冲过去,要了结这所有的事情。

    可我没想到这个人是白三。

    她好像知道我会闯进去,笑得成竹在胸:“人家说做警察的,啥都不讨好,干嘛还要继续做?”

    我怎么知道。

    “宁觉是个好人吗?”

    “我还没有了解她到可以做评论的地步。”我说。当然,对我而言,她绝不是个好人。

    白三点点头:“

    分卷阅读20

    - 肉肉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