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宅屋

正文 分卷阅读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明日へ架ける橋(H) 作者:澄雾公主

    分卷阅读9

    那些挤满了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年轻男女的商店。

    &erior的时候,才进去逛了一下,买了几件衣服。

    我还是孩子吧?而且,是女孩子。

    所以,只要购物一下就可以忘掉烦恼了吗?

    接着去了代宫山。

    我很喜欢gypsy的衣服和grace的饰物,每次来都会逛很久。

    在学校的时候,偶尔会听到同学抱怨代宫山的东西比涉谷的贵,我却没什么感觉,并不因为我零用钱比她们多一点的关系。

    我的价值观非常麻木,我的眼睛只看得到“喜欢”的东西。

    “综合来看,你还是个不爱乱花钱的孩子。”父亲就这样笑着说过我。因为他有时候不得不因为我一口气收购过多的高价唱片和周边,而支付金额很大的信用卡帐单,有时候又看到我带回家的小玩具和中古碟,便宜得让他好奇那是从哪里弄来的地摊货。

    这一点,跟水泽也很像吧?

    记得她说过,有一次她去大坂看一场,而那次发行的演唱会周边居然是铂金项链手链脚链手机链(全是链,就差没有sm用的锁链了),而且竟有二十多款,价格也跟它们的精巧可爱程度成正比。

    结果,对那些漂亮的链子喜欢得不得了的水泽,当场买齐了一套。还被记者作为“今日live第一阔气的fans”而抓着拍照,害她遮着脸落荒而逃。一本正经的水泽,嘴里说着“拜托,请不要拍照”一边用手挡着脸的狼狈样子一定非常可爱吧?

    其实那次的周边,花掉了她3个月的薪水。

    还有一次,三鹰屋在我们学校附近新开了连锁店。开张第一个礼拜,每份390元的大碗牛肉饭附赠一个迷你卡通扇子。

    那扇子比手掌还小,圆圆的扇面上印着q版小动物图像。

    水泽觉得很有趣,就硬是坚持着一整个礼拜吃着那种超便宜的饭。促销活动结束后,水泽也成功收集齐了每一款扇子,但是也在同事之间留下了“超级节省”的美名。

    买完东西之后,有几分疲惫的我,随便走进一间咖啡屋。点了一客巧克力慕司和一份大杯冰淇淋。

    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人外出购物。

    没有人会在我身边做我的参谋为我选购衣饰,没有人会在我买了过多东西的时候帮我提袋子,没有人会在陪着我血拼完毕之后陪我找地方坐下休息。

    我想不起来,自己是如何成长为这样一个寂寞的女孩子。

    不是说女孩子都是喜欢热热闹闹聚在一起结伴逛街的吗?

    不正常的人,只会是我吧。

    我低下头,用勺子搅动着蛋奶馅。

    偶尔抬起头环顾四周,就会被那种……明显蔓延在空气里的、以前却完全不曾留意过的甜蜜芳香,逼迫得立即垂下眼睛。

    到处,都是一对对的恋人呢。难怪代宫山的咖啡屋,以适合年轻情侣约会而闻名。

    好想,跟水泽一起来喝下午茶。

    和水泽一起逛商店买东西,走得累了就来这里吃东西……光是想象一下,就觉得心被温热的喜悦涨满了。

    13.

    回到家里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了。

    把车停进车库,我将大包小包的购物袋一只只拎出来。无意间瞥见印有cher字样的袋子时,胸口就像被羽毛轻轻掠过一样,从心底异样的酥软了一下。

    cher,这间店我是第一次进去选购衣服。因为这里面的每一款,明显都不会是给我穿的。但是,今天路过那里的橱窗时就觉得,那种优雅端庄的ol时装,真的非常适合水泽。

    水泽……我真的,满脑子想的都是她呢。

    原本是为了忘记她,才想出街shopping的……

    可是这一刻,我满心期望着她的出现……如果她在我面前,我能够用一点也不可疑的神情微笑着对她说“我觉得这个衣服很适合你,请你换上给我看看吧?”这样?

    我们的性别相同……我可以叫她当着我的面换衣服吧?虽然,以她的性格,肯定要费上一番功夫……

    脸红。

    胸中满溢着鲜奶油那样柔滑甘甜的渴望,混合着柠檬般酸楚的羞耻感。

    抬起眼睛,我的心就在刹那间停跳了一拍。脚步也停下来,全身都动弹不得。

    站在门前的女性身影。

    那个原本绝对不可能在现在出现在这里的人……

    我屏住呼吸,心脏狂跳起来,紧张得不知道该如何走上前去、该用怎样的表情对她说“你来了”……

    她挺直着身体,以一惯庄重到冷彻的站姿伫立在那里。脸朝着门。仿佛我随时会从那扇门里出现,她严阵以待着。

    纤细的背部让我疯狂的想要依靠。

    她一定有按过门铃,可是却没有人会听见。那她为什么还站在那里等?她来了多久?她没有去京都吗?

    每天她来的时候我都在家里等着她,只要听到一声门铃就会立刻奔出去开门。

    我贪恋的凝望着她的背影,想着:应该给她一副钥匙才对。

    僵了十几秒钟,我捏着购物袋领口的手指都微微颤抖,下意识的捏紧。

    鼓足勇气一步步走过去。仿佛害怕她立刻惊觉回头,我的脚步放得轻到几不可闻。

    走得很近了才注意到有个小小的旅行袋搁在她脚边,并不是她平时用惯的挎包。她原本,是要去京都的吧?

    “水泽……”我轻轻的叫道。温柔到让我不敢相信是自己的声音。

    她立刻转过身,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你回来了。”

    她像松了一口气般垂下肩膀,透着显而易见的安心和欣喜。

    从来没有见过水泽那么干脆、来不及遮掩情绪那样的笑颜……我怀疑,诚实表现出喜怒的状态,是她疲惫的证明。

    这一刻她的神情,像盼望着父母下班回家的小孩。亲昵得不可思议。

    昨晚临走时惹她不悦的事情,像是从未发生过一样。

    我开始忐忑,她是不是,站着的时间太长了……站得累到了连脸部表情都松懈下来……可是这表示,她为了见我……

    心跳得更加激烈,我紧紧盯着这个让我牵挂了一整天的人,强忍着在这家门口就紧紧抱住她的冲动。

    难以自控的臆想:我们的见面,是否并不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幸福而已。

    14.

    又可以两个人坐在一起吃饭了。

    明明这场面只是近半年才刚刚诞生的,却已经变成了我想要的“家庭”。

    可是水泽进屋以后话非常少,看到丢在桌上的餐盘时说过一句“果然吃蛋糕不洗盘子……”然后就开始默默收拾。

    看着她的侧脸,看到她微微扬起的嘴角。

    能在这么近的距离注视着这个人的笑容的我,真是太幸运了。

    一起吃着热过以后仍然香气扑鼻的咖喱饭。

    两个人都没有怎么说话,貌似都很饿了一样专心地进餐。

    要如何开口提送她衣服的

    分卷阅读9

    - 肉肉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