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宅屋

正文 分卷阅读2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明日へ架ける橋(H) 作者:澄雾公主

    分卷阅读25

    识地压抑住自己难捺的呻吟。没有发现自己的右手已经滑入了被单下面。

    伸到她的腿间。

    奇异的温暖和包容感,崭新的亲昵愿望在胸中觉醒了。一想起刚才的恶梦,就感到更加无法忍耐。迫切的想要得到对方,以及渴求着某个肯定答案的欲望,催促着我的冲动。

    手指触到了那柔软的绒毛部分。刹那间我自己的那里也一阵紧缩,细细的渗出湿热的感觉。

    我听到自己隐忍的低喘无比迷乱,心中默念着“水泽也是爱我的吧”、“会愿意把自己给我的吧”,指尖大胆地向深处探入了。

    “嗯……”一抹纤细而轻柔的音色,伴随着情欲的甜腻,像浴后的香氛般在我的颈间扩散开来。

    我一惊,手指的动作停了下来。

    水泽竟然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因为我的碰触,而觉得舒服、所以发出如此动听的呻吟……我被无法预计的幸福感和微妙的自豪心情笼罩了。

    想着她是不是被我弄醒了,我不知所措地保持着原来的动作僵在那里。

    果然,恋人慢慢张开眼,一双迷蒙的溢满睡意的目光望向我。“imai?”

    那张无邪的容颜,完全不了解状态的神情,因为没有睡醒而迷迷糊糊喊我名字的低语……在这一刻在我看来,她的一切都是对我的勾引。

    不由分说地掀掉碍事的被单,正面覆上她。

    樱桃色的乳尖竟然已在半勃起的状态。我像宠物一样将脸颊凑到她的乳沟摩蹭着。

    停在她腿间的手,因为想着她既然已经醒来了那就可以做了吧而肆无忌惮地动了起来。手指按到了似乎是阴蒂的部位。轻轻捏住那里……

    “啊……”水泽又发出了会令我兴奋得浑身颤抖的声音。

    “嗯,我喜欢优……”伴随着意乱情迷的吐息,我将脸埋在她胸前,手指更加猖狂地伸了下去。碰到了入口,阴唇那里已经有了微微湿润。觉得这是自己的杰作,我得意地试着拨开那可爱的花瓣,意图进入那紧致而湿滑的通道。

    “imai你要做什么?”意外的冲击力,使我怔在那里。

    是水泽用力地将我推开了。这一刻,她已经睡意全无。

    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我知道她一定会非常害羞,会说“不要”和“住手”……但是,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动真的将我推开,不应该如此严厉的正色的喝阻我。

    “优……我想要你……”再次倾身上前搂住她。仍然搁在她腿间的手,再次抚上她的秘部。我尽可能温柔的抚弄着,感受着指尖的湿润,只要我用心取悦,就一定能把心情传达给她的吧……知道我有多爱她的话就会原谅我吵醒她吧。“我不是故意不让你睡觉,只是真的忍不住……我会好好做的,一定不会让你讨厌……”近乎哀求地柔声撒娇着,心脏却悬在半空中空荡荡地隐隐作痛。

    她冷冷地说道:“放手。”寒冰一样的声音。

    我的身体大大的抖动了一下。胸中的血液仿佛冻结了。求助般的深深低下头去。

    不要拒绝我吧。如果你拒绝将身体交给我那么这意味着什么呢。要如何在从心脏通过血管漫到全身的冰冷痛楚中支撑下去……我在心底不断祈求她的接受。

    抱着一丝期待,当确认到她的入口充分湿润,手指滑进去一点点也完全不觉得紧……我缓缓地推了进去。

    好热。优的里面……温暖潮湿柔韧……

    那一秒钟,我全部的思绪都集中在一点:手中的这个是我最爱的人,要用最大限度的温柔与努力去做……如果她觉得痛,我一定不会乱动……

    “啪!”一记清脆的声响。将我从温热的情欲中惊醒。

    在肋骨间升起的一阵寒意中,我感到左面颊上丝丝钝痛燃烧了起来。花了一点时间才意识到是被打了。

    从我像受伤的野兽一样跳下床冲进洗手间,到我走回床边一件件穿上衣服,水泽始终保持着沉默。

    之前在洗手间梳洗,对着流理台的镜子注视着狼狈不堪的自己,满心痛楚的时刻,不听话的思考回路仍然在期待着对方是否会突然恢复温柔,拥抱我说对不起和喜欢我。

    然而当这个幻想破灭的时候,我整个身心都被巨大的愤怒的席卷了。

    我俯视着将背部朝向我侧睡着的恋人。想要和好。所以按捺着极度委屈的心情,用如果是过去我的自尊死也不会允许的低姿态,柔声说道:“优……我刚才弄痛你了对吗?”

    明明经过了充分的润滑,手指进入的时候也畅通无阻,触到的内部也毫无紧迫感,但我只想归咎于是自己太过急进才会令她这么激动。

    至于自己平时一直是以怎样的包容和取悦态度迎接她的插入的,我已经不愿意去联想那么讽刺的对比,更不愿意陷入“明明是喜欢我的为什么却不肯接受我”这样可怕的思维模式。我只想听她亲口说。只要她承认是因为我的动作让她疼痛难忍,我就接受这个理由。哪怕要我下跪道歉也可以。

    可是在安静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后,水泽冰冷无机质的声音清晰的响起。“我说了‘放手’的吧。”

    原来如此。我垂下眼眸笑了起来。是啊,当时她说了叫我放手的。那个嫌恶的表情那个森严的语气就像在怒斥一个想要轻薄她的陌生人一样。

    是我自己不听话。所以被打了也好,现在又被责备也好,都是咎由自取。

    知道不会被挽留的,我夺门而出。

    31.

    天穹蓝得发白。云朵也像发了脾气一样躲得不见踪影。

    就是穿着无袖衫在吹拂的微风中会感到丝丝凉意,但又绝对不会去穿长袖衣服的季节。打开的车盖给人一种可以呼吸自由空气般的心情,而以一个近乎蜷缩的姿势窝在敞蓬车里低垂着眼帘的我,想着自己的脸色一定阴郁到可以去拍恐怖片的程度。

    喝着从便利店买来的冰冻依云水,我用另一只手焦躁地按着手机的键。

    嘟嘟的铃声足足响了七八下,对方接了起来。伴随着奔跑时的轻喘。“现在就到!等我!”

    一言不发地挂断电话,我不悦地吐出一句“可恶”。

    那个柔媚明快的声音,青春偶像般的活力,如此不合时宜,突显着我此刻的沉闷。

    安云野一上车,就伸手拥住我的肩膀。像撒娇要母亲买糖果的小孩子一样轻轻摇撼着。“我们换位子嘛!我来开!”

    我轻轻挣开她。“你开车?”

    “嗯!不是要去我家吗?给你指路麻烦死了,不如我来开!”她满脸幼稚的喜悦表情让我哭笑不得,看上去像是跑车迷碰到了喜欢的车型就跃跃欲试似的。

    “你什么时候考到驾照的?”我边问边和她换了位置。

    她坐在驾驶座上,用打电玩似的手势抓着方向盘。“刚进樱川时就考到啦!”

    “噢……开车吧。”因为睡眠不足而感到背肌酸痛的身体无力地埋进座位里。水泽的事情变

    分卷阅读25

    - 肉肉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