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宅屋

正文 分卷阅读2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明日へ架ける橋(H) 作者:澄雾公主

    分卷阅读27

    强吧?”

    “你会害羞啊!”我爆笑起来,伸出手捏捏她的脸。好光滑,又有弹性,还气鼓鼓的。

    “你笑什么笑!”她的腮帮子鼓得更厉害,眼睛都吊起来了的瞪着我。“你!你难道觉得我是很不知羞的人吗?!”

    “有个番茄安在你的脖子上了!”

    “我的脸才不红!”动画里的学生会长都是如出一辙的高贵优雅冷静腹黑,而眼前暴跳如雷的安云野大人却像百面相一样表情丰富。“是白井非要问这么h的问题的!”

    “是是,抱歉,我没有掌握好尺度,居然在不谙世事的清纯派安云野公主殿下的面前说什么抱不抱的……”

    “哼。不要仗着年上就把我当笨蛋啊。”她又别过脸,用不甘心的口吻轻声抱怨着。

    “我年上?你不是三年生的前辈吗?我是二年生哦。”我惊讶于她的话。

    “切。”沉默了几秒,她气哼哼的,不情不愿似的说了出来:“我提前两年上小学的。所以和樱川现在的一年生是一样的年纪。”

    “好厉害!”我由衷的赞道。“你真聪明啊,5岁就上小学了。”虽然这么说,我心里其实是有一种“果然如此啊”的感觉。因为一直觉得她没有前辈的样子。“一直默认为你比我大1岁,没想到恰恰相反。喂,比我小1岁的安云野同学!”一直这样压在我身上也太不成样子了,所以我伸出手想推开她。结果被固执的按住不放。

    “才没有比你小1岁!我的生日比你晚6个月,所以是半岁!”她急切的声明着。形状优美的嘴巴半张着。可以看到里面艳丽的舌头。异常妩媚的眼瞳透出不想被小看的激动色彩。

    我的心跳微微有些加速。这种感觉又来了。莫名奇妙的就是感到她正想用那瑰丽的容颜诱惑我。“越是小孩子就越是想当大人的。”我想要笑着打发过去,挣扎着坐起身。

    下一秒钟,眼前的光线突然被挡住了。一个柔软的东西在我的唇上擦了一下。

    浅浅的,只有碰触的吻。

    毫无防备的被快速亲了一下的我,不知该做出什么反应。

    亲吻的时候两个人的脸靠得太近,因此反而看不清彼此的容颜。

    所以当安云野再度抬起脸的时候,我才看见她五官清晰的美丽面孔,褐色的眼眸里盛满了不再孩子气的悲伤。

    不等我开口,她就抢在前面耍赖似的辩解道:“我不是非礼啊!”

    “那你是干嘛?”对她的行为我只是吃了一惊,并没有愤怒或厌恶,这也是因为那个吻不带有丝毫色气的关系吧。

    “情报的谢礼。”

    “耶?”

    “我一直都很想知道,亲吻白井时我会有怎样的心情。”

    “现在你发现是什么心情呢?”

    “……郁闷的心情。一想到你是属于别人的,心情就好压抑。”

    “我也没有办法。”正视着她近在咫尺的美丽任性的脸孔,我冷酷的直言。

    “接吻的话白井是一定不会允许的。所以我只好突然袭击,轻轻碰一下……”她顿住了,苍白着脸,声音颤抖了一下。随即振作般的眨了眨眼睛,恢复了一惯耀眼的笑颜,语调轻快地说道:“今天找你,因为调查到了重要的情报。所以,作为谢礼,刚刚那样不过分吧?”

    “关于水泽?”我的心脏立即狂跳起来。胸口的疼痛一直传递到了指尖。

    “嗯。”安云野点了点头,像在说着“不开玩笑了,接下来谈正事”一样让开了身体离开床边,招了招手示意我也到电脑前去。“给你听一段录音。是我向我母亲打听水泽的事情时的对话。”

    “你母亲认识水泽?”

    “嗯。她是水泽国中时的班导师。”

    打开了一个音频文件。

    长度是12分钟。

    “喀”的一下按掉录音键的声响,那段仿佛使空气都产生了骇人震荡的交谈结束的时候,我的手已经紧紧握成拳头,指甲深深陷进了掌心,这样的刺痛也无法麻痹我淹没在了肉体正被腐化般的疯狂绞痛中的身躯。

    这个世界上的恶魔,一定原本都是人类的。就像我。“反正每年都有人死,为什么安云野的妈妈到现在还活着呢?”在阴影中露出了微笑。伴随着骨骼近乎碎裂的咯咯声,短暂静默后轻轻开口的我,发出了让自己背部也升起一阵寒意的镇定清澈的无机质声音。

    “白井!”安云野张大了漂亮的眼瞳。“振作一点!”

    我抬起眼睛,对她露出了家族遗传的甘甜笑容。“我很振作哦。”内部像有大火在燃烧,喉咙感到前所未有的干渴。伸手去拿桌上的蜜桃汁,碰触到杯身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抖到了无法端住杯子,接着才意识到自己整个身体都在大幅度的战栗着。

    “不公平”与“可恨”的心情替代了我的灵魂。

    那录音的内容已经清楚的揭示了某些事实。虽然之前就猜到水泽的过去也许埋藏着某个不为人知的禁断的恋物语,所以一直积极的想要挖掘。然而那些不堪的内容真的摆到眼前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的承受力根本不是想象中的。无尽的愤怒,想要毁灭世界。

    颅骨内刚刚经过一场地震。我竭尽全力挽留着残存的理智,命令自己用大脑思考。

    安云野的母亲,一定就像安云野所说的,是一个美丽到让人害怕的女人吧。从她讲话的声音就可以听出来,那种透着傲慢与洁癖的,像名贵的水晶风铃一般高雅的音色。然而那个美丽动听的音色带着悦耳的轻笑,像在谈论天气一样毫不在意的说着:“水泽优?啊,那个孩子!床上技术不错,人也很听话……不过有传言说她后来变成神经病了?……”

    32.

    像一个没抢到糖果的孩子,听完那段录音之后我就一直不想说话。

    呼吸道涌上一阵阵微凉的痛楚,窒息感令人无法言语。疼痛渐渐平息以后,知觉化作彻骨的寒冷凝结在了心脏的位置。

    安云野悄悄窥探着我的脸色,收起了一惯的生动笑容,唯恐触怒我一般谨言慎行。

    她下楼了一会儿,回来以后手上多了一个有着橙红色卡通字标签、跟香烟盒一样高度但宽度要小一半的白色半透明小匣子。她柔声说:“巧克力吃吗?巧克力是最神奇的糖果,吃了心情就会很好,是健康杂志上这么写的哦。”

    想说你这种人怎么会看什么健康杂志,但却无法发出声音。冰凉的痛感像溶入了血管,再怎么分散注意力也无法忽略。

    看到我这样,安云野也陷入了忧郁似的闭上了嘴。只是静静的坐着陪我。

    骤然降落的暴雨声将我从梦中惊醒。窗外的天空不知何时变成了一片黑暗。

    我揉了揉惺忪的眼,有些迷濛,一道道灰白的雨水疾速地滑行在苍茫空间的画面像某个陌生的布景,多雨的夏季类似一幕凄艳的梦魇。

    夜幕中的房间,只有电脑台上的一盏小灯散发出微蓝的光芒。

    缓缓撑起身体,发

    分卷阅读27

    - 肉肉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