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宅屋

正文 分卷阅读3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明日へ架ける橋(H) 作者:澄雾公主

    分卷阅读38

    指,让我的呼吸急促起来。

    “浴衣脱掉。”恋人简短地命令道。

    来不及作出回应,水泽猛地插进去的动作让我“啊”地一声惊跳起来。“呜……”极度的羞耻令我喘息着摇头,双手却顺从地将自己原本就已凌乱的单薄浴衣脱掉了。

    将腿分得更开,跨坐到她膝上,感觉到水泽的手指从下往上一遍遍的用力抽插着。

    上半身完全赤裸,下体只有一件被扯下到一半的内裤。

    水泽的手用力一顶。

    “啊!……”我身体前倾求救般的将她抱紧。“嗯、嗯……优好厉害……”分不清是不是刻意,我不再压抑自己的声音,呻吟喘息甚至是叫床都让她清楚地听到。

    像受到了鼓舞,听到我煽情的语言,水泽一手托住我的背部,低下头将脸埋到我的胸口,用鼻尖轻蹭着我的乳沟,然后侧过去突然咬住了我的乳头。

    “啊、嗯……”我喘气更加急促。水泽只是用牙齿轻嗑了一下,随即就含进嘴里用唇舌尽情的吸弄起来。乳尖微微发痛,但很快就变成了被一下下捻扯的快感。

    两边被交互玩弄着,全都被舔吮到挺立以后,尖端湿润的感觉凉凉的,偷偷张开眼睛低眸看了一眼,一对乳头鲜明的挺立,变硬发涨,淫靡的深红色。害羞得脸颊发烫的同时,腿间的体液不停地流了出来。

    水泽的唇舌移到脐部细细舔吻。

    “啊!……优……”好痒,受到刺激,我的腰部猛地向下一沉。恋人的手指顶向深处,被贯穿的感觉是如此舒适,自己的要害全都掌握在对方的手中。“嗯……就是那里……”

    喷出的体液从水泽的指间淌落,内裤湿透了。

    高潮了……我的胸口起伏着。“优……”撒娇地将她抱得更紧。

    水泽的手指从我体内抽出,伴随着滑腻的温润感,她用指腹轻轻摩擦着阴蒂。难捺地扭动着臀部,感受着她放纵的手指捏弄过阴蒂之后又将手上的体液淫欲地涂抹在我的股间。提醒我自己是如何快乐地在她手心里释放的。

    “我爱你。”恋人满足地轻喘着,在我的耳边宠溺的低语。

    你骗我。在内心深处安静地回应道。面对贴过来的嘴唇,我迎合的吻了上去。

    一起洗了澡,然后水泽换好了新的床铺。两个人身上都散发着入浴后的清香,清清爽爽地钻进被窝。

    并排躺在一起,牵着手。

    我的眼皮沉重起来。

    合上眼,听到水泽带着歉意的体恤声音:“对不起!你那样子……我就怎么也忍不住……又让你受累了……”

    “嗯……”我侧过身贴上去,抱住她的脖子。“那么补偿我……你这次的新书出版之后有休假了吧?要多陪我哦……”

    “一定。啊,说起来……大野爱果的音乐会,居然已经订不到票了,好可惜……”水泽的话音渐渐飘远。

    坠入了梦乡的我,那一夜在睡眠中都不安地翻来覆去,在意着那场音乐会的票。

    41.

    第二天,水泽去上班之后,我就坐在电脑前仔细搜索起相关论坛。

    然而大多数都是live的应援帖和聊天帖。

    终于在某个公告版看到一条醒目的信息,标题就是“不小心错过大野爱果音乐会订票的人请看这里”,点击进帖的时候我惴惴不安,强烈期待是有fans转让票子,又担心转让的票子会不会只有一张。

    结果,看到帖子内容是另一个链接,地址是很熟悉的一个大型购物网站。点进去一看,“大野爱果音乐会票2张!”映入眼帘,高兴得几乎尖叫。点击购买,却只看到出价。

    仔细一看,原来没有一口价,是竞拍。交易结束时间是今晚的半夜3点50分。

    到了夜晚,在床上又h了。做完以后疲倦不堪。很想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但一想到那2张票竞拍的激烈程度,我强撑着张大眼睛不让自己睡着。

    聊了一会儿之后,水泽也有了睡意,互道晚安过后我就静静等待。直到听见水泽的呼吸变得均匀,我尽可能不惊醒她而下床,蹑手蹑脚地进到隔壁书房开电脑。

    距离交易结束时间只剩下40分钟。我之前出的价果然早被好几人压过。

    大野爱果是一个天才音乐制作人,极少站在幕前唱歌,却为仓木麻衣等人创作过无数动听的乐曲,她一个人的作品量就占giza出片量的百分之四十。

    我知道水泽非常期待这一次的音乐会。

    只要能让她开心,任何机会我都不会放过。

    不停的出价,被超过。再出价,再被超过。再出价。感叹着fans真是一个比一个热情的同时,我渐渐意识到原来这是一场鼠标点击的比赛。

    当交易结束时间开始倒计时,抢在最后一秒刚好点到出价的人才是赢家。

    最后30秒时我点到手指都发疼,结果还是眼看着一位奈良县的买家成了幸运儿。

    泄愤般地将身体抛进电脑椅,我瘫软地靠在椅背上,感觉一闭上眼睛就会立刻睡去。

    那场音乐会就在水泽这次截稿日的后一天,如果可以一起去的话,原本以为已经没希望买到票了的水泽一定会非常惊喜。

    要怎么样……才可以买到票呢?还有什么途径吗?我头疼地按着太阳穴。

    那张明明很美型却老是傻傻的笑咪咪的脸,猛然浮现在脑海里。

    ……她的父亲安云野充是这么有名的音乐人,应该,应该……有门路可以弄到这类live门票吧?

    20年来几乎完全不会有求于人的我,下定了决心以后,才悄悄回到卧室爬上床。

    困得快要死掉,合上双眼之前还是侧过脸偷偷亲了一下熟睡中的恋人。

    主动打电话给安云野,刚把拜托她买票的事情说出口,她就开心地应道:“没问题!不过白井要跟我去海边约会哦!”

    光是听声音,就觉得她在手舞足蹈!透过电话,仿佛看到她的背景变成了粉红色,还可以绽放出花朵!

    我怀疑她都没听清叫她买的是哪场音乐会的票。“安云野!这场live很重要!下个礼拜五晚上的!今天就是礼拜五了,还剩下七天!你父亲最近忙不忙?”

    “放心啦,我记住了。下个礼拜五的大野爱果音乐会!我老爸肯定没时间理这些,但是伯父有办法!所以保证搞定!”

    “那就拜托bl帅叔叔了!”

    “转移话题禁止!约会约会!”

    “…………我知道了!!”

    其实连日的暴风雨在次日就停止了,到了礼拜天清晨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到耀眼到让人感动的炽热阳光。

    只不过礼拜六和礼拜天水泽都休息,我不可能去跟安云野约会的。

    到了礼拜一。安云野翘掉了下午的课,午餐时间就和我约在车站前见面。

    上车之前,她又吵着要开车,语气就像五岁以下儿童在游乐园对妈妈叫着“我要玩碰碰车!”一样。我笑着说“我可是豁出了生命在满足你的小孩子愿望哦

    分卷阅读38

    - 肉肉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