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宅屋

正文 分卷阅读5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明日へ架ける橋(H) 作者:澄雾公主

    分卷阅读51

    球。

    可是我错了——

    砰砰。轻轻的敲门声。

    “绚?”母亲进来了。温柔的递过水杯和药物。“喝的慢一点……”

    眼前一片茫然。大脑在残暴的震荡过后,只剩下黑白的碎片。

    在这个摇晃着的世界里,我看到了那个药的名字。

    &hiazines」。

    母亲离开房间之后,眩晕感渐渐将我占领。黑暗一点点漫上我的眼帘。

    我艰难的望向了墙上的日历。那个人生日的那一天,我一定要醒来。

    绝对,要告诉你。

    ——你就是我的全宇宙。

    番外篇2完结。

    46.

    冰凉的冷气,柔软的被褥。身体像慵懒的鱼,静静沉浸在细腻的深海水底。

    我是在熟睡中,被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

    眼前一片漆黑,沉重到无法动弹的眼皮,蒙着淡淡酸楚的疲乏。

    这种时刻,要我张开眼睛简直就像要抽出我的魂魄。一阵阵均匀的呼吸声来自自己微启的双唇。意识随时都会消失。

    可是那电话,执着地响个不停。

    ……呼,是水泽的话,不让我睡觉我也可以原谅的!翻身,翻身……翻到床沿,摸啊摸的终于摸到了床头柜上的电话。放到耳边,按下键。“……优?”

    “imai?……”那干净柔和的音色,带着几分不方便声张的低调意味,在耳畔轻轻响起。“抱歉吵醒你了……”说到这里,突然停顿住。

    我“嗯”了一声,睡意朦胧。隐约听到她那边晃动着些许人声,几秒钟后恢复了宁静。

    水泽避开了嘈杂后立刻转回与我的通话。“imai?在听吗?……那个,虽然晚上回家再告诉你也可以,不过我竟然,迫不及待地想要立刻打电话让你知道……”

    “耶……是什么事呢?”我听到满脑子困意的自己吐出了模糊的软软的音节。

    (“来了许多警察。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校长他们正在拼命阻止流言的扩散……安云野雅纪,似乎被杀害了。”)

    水泽的话音,清晰的声浪,如同漆黑冰寒的潮水般涌上我赤裸的肌肤,某一段的记忆刹那间在脑中鲜明地复苏。

    某根弦啪地一下断开了。

    猛然张开了眼睛,粹然间我的思维异常地清醒下来。体内深处有什么地方像放置着缓慢溶化的冰块一般,凉到麻木。

    在冷气十足的房间里,背部感到一阵汗湿。急促的心跳令胸口隐隐作痛。“优……?”我听到自己的声音,睡意全无地,畏怯地,犹疑地在空气中响起。“你要说的是?”

    “imai……好像是完全醒了?抱歉……”水泽很可爱地说着“抱歉”,虽然压低了声音但语气里透露出很好的心情。“是这样的,刚才一直在和合作很久的出版社通电话,下一季开始,我终于可以以漫画形式出道了。”

    “漫……漫画??”我怔怔地重复了一遍。

    “嗯……已经收到了四本杂志的连载邀请。虽说看上去,图片的工作量大大增加而不必再写文字部分,不过脚本还是由我自己来写……”一惯严肃而不轻易自满的水泽,流露出了连续剧里常见的实现了梦想的少女般元气的喜悦之情。

    打来电话的理由,只是这个而已吗?

    温度越来越低了。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悄然将冷气调节到更大。一丝丝凉意穿过我的肌肤渗透进内侧。握着电话的手指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我拼命地回想着,究竟是哪里不对。熟悉的卧室、此刻的电话、迫不及待地向恋人诉说工作方面的喜讯的水泽,究竟是哪里异常。为什么都像是虚假的场景。我下意识地环顾四周,视野所及之处,甚至连躺在床上讲着电话的自己,都像蒙上了一层淡灰的水雾般仿若梦境。

    身体越来越冷了,像被冻僵般无法移动。你要说的……只是这些而已吗?这失礼的语言在我的舌间徘徊,差一点就要脱口而出。然而我还是……“好……好高兴!优果然好厉害!我已经在期待买你的漫画单行本了!”麻木地听着从自己口中吐出的刻意的台词,言不由衷得叫人心虚。只是如果不这么说的话,敏感的水泽一定会以为我对她的事情没兴趣听,一定会受伤的。

    “啊……真是的,imai竟然取笑我……”伴随着甜蜜,尽管努力压抑,水泽的话语还是透出了羞涩。“要连载多少回才可以出单行本啊……”撒娇般的诱人声线就在耳边轻拂。在平时的话,我一定会立即产生接吻的冲动吧。

    恍惚间发觉砰砰的心跳声,已经盖过了空调运转的微风轻响。

    “反正我就是要买你的单行本!优帮我做个初回版吧!”我轻笑起来,任性地要求道。年下的恋人撒娇起来可以张扬的如此柔嫩如此爱娇。只是下一秒钟,我就听到一点一滴在体内聚集起来的惶惑涌上了喉间,唇边的笑容冻僵了。

    “初回版什么的……”电话的那一端,传来了水泽既为难又幸福的低叹。

    下意识的捏紧了电话。下定了决心似地飞快转移话题。“对了,优……”想要驱散惊惧的情绪般,我口齿清晰的问道。“之前……你不是也打了一个电话给我吗?”屏住了呼吸。狂跳的心提到了喉咙口。

    “之前……?”很困惑的声音,似乎完全不理解我在说什么。

    “就是刚才!刚才你也打过一个电话给我!”我激动地提高了声音。不会有错的。我的记忆不会有错。

    “没有哦。”虽然有些不知所措,但她非常肯定地给出了答复。“我和出版社通了很久的电话,一挂断就打给你了。只打了这一通而已。”

    “怎么可能!”喉咙变得干渴起来。我听到自己接近怒吼的声音,颤栗而嘶哑。

    “imai……?”她的声音流露出了非常担忧的味道。“是不是做了恶梦?”

    是……恶梦?我一下子泄气了,在心底问着自己。是恶梦吗?空气好像静止了一样。有一付冰冷的镣铐扼制在我的喉部,惊恐得想要大声呼救却发不出半个音节。一点点陷入了泥沼般的惶惶不安,幽冷粘稠的液体像生物般缠绕上来,渐渐没顶渐渐窒息。

    可是,那鲜明的记忆……

    我挣扎起来。“我明明有接到优的电话!就在不久之前!我也是在睡觉,然后被电话铃声吵醒,接着电话接通了……你、你说……”不服气地辩解,突然语塞。

    “我说了什么?”立刻的追问。水泽突然变成了精密的仪器,分析起我奇怪的反应。语气镇静而柔和。

    “你说……学校有许多警察!……因为,发生了杀人事件!”我深呼吸,一鼓作气地喊了出来。随即感到背部一片凉意,汗水缓慢地滑落。

    电话那端沉默了。安静得连细小的呼吸声也听不见。

    (“来了许多警察。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校长他们正在拼命阻止流言的扩

    分卷阅读51

    - 肉肉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