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宅屋

正文 分卷阅读6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明日へ架ける橋(H) 作者:澄雾公主

    分卷阅读65

    感应到那些寂寥的弦外之音。哀伤流离。

    我突然疯狂地迷恋上了吃bsp;baby。

    开着车去大型超市一箱箱的采购。一吃完就受到毒瘾发作般的空虚折磨,会立刻冲向最近的便利店将便利店里的存货全部买下,然后第二天再去大型超市采购。

    打开我卧室里的小冰箱,就能看到一大堆贴着橙红标签的小塑料盒将饮料罐头都挤到了角落。

    看碟的时候,看书的时候,上网的时候,都近乎病态地不断将那些巧克力豆塞进嘴里。

    从起初的两三颗,到拿起盒子就将一大把十几颗倒在掌心送进嘴里。

    我不停不停地咀嚼着,品尝着。那些柔软的,甜蜜。

    是否这样就真的会感到温暖。快乐。

    安云野说:“巧克力吃吗?巧克力是最神奇的糖果,吃了心情就会很好,是健康杂志上这么写的哦。”

    安云野。安云野。

    安云野去世了之后,这个名字在我脑海中跃出的次数反而增加了。

    就连唯一一次梦见安云野,也是在她去世以后。暖昧模糊而又甜美的梦境,在梦中竟然被她拥在怀里。

    我在想我自己究竟可以贪心到何种程度。

    我爱水泽,我自称爱着她的“全部”。

    可是我知道自己,其实在奢求水泽可以像安云野雅纪一样痴情专注地爱着我,与其这么说,更恰当的应该是说我希望她和她深爱安云野老师的程度一样甚至更多地来爱我。

    却忘了,“不那么爱我”这个事实,也包含水泽优这个人的“全部”里面。我爱着的全部。

    昨天,是我第一次走进精神病院。

    我去探望明智绚。

    为什么真实的世界和恐怖片拍的不一样。精神病院的长廊并不黑暗森冷,里面的医生护士并不神秘阴沉。气氛就和一间普通的“生意不太兴隆”的疗养院一样安静,也许是高等病院的缘故,环境设施还显得更加优雅考究。

    明智绚的主治医生是一个看上去就像个“好爸爸”似的胖胖的笑容温和的中年男子。他说:“明智小姐谁都不喜欢见,她的父母去探望她时她也不怎么讲话,态度十分被动,给我一种她很讨厌被人打扰的感觉。可是听到你来了,她却毫不反感呢。”

    我将信将疑。可是亲眼看到明智时,心情就放松了下来。她的眼神确实很友善。

    我一直以为,她应该是憎恨我的。我甚至觉得,她既然爱安云野那就应该把我这个情敌除掉才对。

    就算她不想杀我,她对白井今本身的存在也不可能抱有好感。她现在病了。可是病了之后,她的天地里反而没有恨只有爱。

    “你好。”我用白井家招牌式的笑颜向她打招呼。

    事先有经过主治医生的批准,我将带来的几盒bsp;baby送给了她。

    “谢谢。”她也笑了。第一次看到她的笑容,很文静。“安云野最喜欢吃这种巧克力豆了!我房间里也有很多……”

    “啊,抱歉,早知道就送别的礼物给你了。”

    “没关系啦。”她连轻轻摇头都带着幽雅的气质。感觉就是一个出身高贵、家教非常良好的乖乖女。

    “安云野在吗?”我寒暄似地问道。说出口才想到自己说这样的话是否在助长她的幻想加深她的病情。

    “嗯!她睡着了……”带有几分羞涩的甜蜜笑容。与恋人感情美满的人才会拥有这么价值连城的表情。

    “真叫人羡慕……祝你们幸福哦。”

    我想我这么说,她就会更快乐。

    我一边走出病院,一边默默地想着:也许这并不仅仅是一句社交辞令。我是真的羡慕。

    因为她可以对自己的世界深信不疑。

    将思绪拉回现实,我继续吃着水泽为我准备好的午餐。

    三明治里夹着的鲔鱼酱、鸡蛋酱和汉堡肉都是如此美味。为什么人类并不是只要有好吃的食物就能满足。

    为什么会去探望明智绚,为什么这几天会经常想起安云野。难道仅仅因为安云野不在这个世界了、以后都无法再见到了,所以反而比从前令我在意了?

    那么,如果我死了,水泽也会比现在更加在意我吧。

    那么,我就去死好了。

    随即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心脏咚咚地拍着胸口,微微钝痛。

    是我变了。我究竟怎么了。为什么非要一边吃着心爱的人亲手做的午餐一边还要想着死亡不可!

    即使比从前在意,我也没有爱上安云野。

    那么同理可证,即使我死了,水泽不爱我的话也依然不会爱上我。

    那么我要怎么办。

    为什么墙壁和天花板都变成了泛着金属光泽的银白。

    为什么日光灯的光亮如同巨大的白色火球般刺眼,光芒炽烈到我看不清周围的细节。

    正对面终于有了深色的物体。我伸出手去,粗糙而冰凉。

    我摸到了油漆得一点也不精致的铁栅栏,一格一格。什么……这是为什么……这里是监狱吗?

    我看到栏杆的另一边,渐渐清晰的人影。明智绚苍白消瘦的面孔、发青的黑眼圈,嘴角挂着神经质的笑容,手舞足蹈地抽搐着冲我狂笑。胖胖的医生眼神诡异,一手握着成圈的粗绳索,一手举着巨大的针筒出现在不远处。

    “不要!不要对她……”我大喊着。

    我昨天看到她的时候她气色还很好,今天怎么会变得这么憔悴这么癫狂?她太可怜了,不要这么残忍……“不要这样对待病人!”

    “你说什么?”医生一步一步地朝我走过来。隔着栏杆,严肃地注视着我。“这里的病人是你才对。”

    “啊——”我听见自己嘶哑的尖叫。我惊恐地向后跌倒在地。刹那间寒冷到全身发抖。

    灯光暗下来,我看到被关在铁栅栏围成的屋子里的人,是我自己。目光漠然的人们,像动物园里的游客般隔着栏杆麻木地看着我。

    惊醒后,发觉自己竟然是伏在餐桌上睡着了。

    面前摆放着的盘子里还有吃到一半的三明治。

    背上全是冷汗。

    意识到刚才那是噩梦以后恐怖和绝望的气息依然没有消失。

    “也许真正的疯子是我。”我伸手按住自己的胸口,喃喃自语。

    狂跳的心脏,慌乱地涌起一阵阵紧迫的苦痛。

    56.

    其实水泽这几天也有一点奇怪,经常陷入沉思。

    但只要我一叫她,她就会回过神来,若无其事的样子。平时对我说话的语气和爱抚的动作都维持着那种让我受宠若惊的体贴温柔。

    她是不是有什么烦恼?我暗自揣测着下一秒钟她压抑的情绪应该就会爆发出来,可是一直都没有。

    昨天吃晚餐的时候,我故意用轻快的语调试探道:“人气漫画家水泽老师最近心事重重的?杂志社那边催稿催得太紧了吗?”

    “啊……”她正在盛汤的动作停顿了半秒,随即被说中了似的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确实是,关于这方面的……”

    “耶……可惜我画

    分卷阅读65

    - 肉肉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