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宅屋

第十六弹:你瞎啊?来了两个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个帮我热一下就好,时间不早了,也不值得为了我开火。”介绍完自己的慕容抬起右手,手里提着的塑料方便袋里装着买好的盒饭,看来也是不相信苏馨的手艺,所以干脆连饭都准备好了。

    苏馨无所谓地走上前接过了方便袋,她不是有强迫症非让人吃自己的饭不可,何况今天已经稍微得罪了夏北的一群朋友,再得罪另一个实在太不值,更何况是这么漂亮的一位美男子估计有不少脑残粉,到时候他因为心情在发个朋友圈说苏馨的不是,粉丝再为了护主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就惨了,这个世界上最不值得的事情就是和脑残粉対撕。

    至于说慕容小瞧自己的事情,苏馨看得很开,老话说的好,凡是轻蔑我的人其言行必将接受道德的审判——这种格式的老话很少听,因为这位古人叫耶稣。

    不过让苏馨意外的是慕容带来的外卖居然是咖喱,提起鼻子一闻她就知道是昨天和妹妹一起去过的那家;还和人家比赛的那家餐厅做出来的咖喱,而且还是自己留下字条之后的改良版。

    这样苏馨有些开心。看来对方餐厅已经帮自己的咖喱打响了名号,只要自己合适时间以原创者的身份推出正宗海军咖喱,加上今天夏北带来的客人口口相传,还愁没有生意?看来自己飞黄腾达的时候已经不远了,只差一些时间沉淀了。

    想询问一下窦晓姣微波炉在哪里,苏馨来了两天都没有发现微波炉,却发现窦晓姣早就不见踪影,只有窦老板苦笑着接过咖喱摇了摇头。

    苏馨当时就明白了,窦晓姣估计是动了春心,在心上人的面前太害羞所以躲了起来。

    也对,十六岁的少女正式容易春心萌动的年级,普通级别的小鲜肉都能让少女们失去理智,更何况是慕容这种级别已经有些突破地球级别的。

    “没关系,窦晓姣明天起床就忘了。”苏馨暗想。

    夏北走上前一把揽过慕容的肩膀,笑着说道:“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说实话我是真的不想来,还想着给你打电话不让你等我了呢。”慕容轻轻地推开了夏北的手,看来他很不喜欢和别人有肢体接触。

    “哦?那倒是奇怪了,你怎么又突然改变注意了?”对于慕容推开了自己的手,夏北并不在意,仿佛知道对方有这个毛病一般。

    “我在半路遇见一个人找缘分小店和你,我就把他带来了。”慕容指了指后背说:“你瞎啊?没看见两个人一起来的么?”

    众人这才把注意力转向店门口,果然那里居然还有一个身穿黑西装的中年男子站在那里。对方带着一副黑框眼镜,面容清瘦,给人的感觉是一个极为干练的人。

    原来因为慕容实在太过于耀眼,大家把注意力集中在了他身上,所以都没有注意到他的身后居然还跟进来一个人。

    此时的店里就只剩下苏馨一个人还算是员工,她连忙走上前面脸歉意地说:“实在是抱歉,我们这里一时太忙没招呼过来,所以让你久等了。”

    看着空荡荡的店里站着的三个人,中年男子微微一撇摊开手做出了一个疑问的动作,那意思在用行动告诉苏馨:你骗鬼呢?

    苏馨尴尬地说:“本店今天刚开业,照顾不周。”想了一下继续说:“准备也不周,现在没什么吃的东西了,欢迎您明天光临。”

    西装男一摆手说道:“不必了,我不是来吃饭而是来找夏北先生的。”然后对着夏北继续说道:“夏北先生您好,我是诚毅侓师事务所的律师,我叫宋文。”

    “哈?”夏北有些懵。“又是谁把我告了?”

    苏馨和慕容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夏北,一个“又”字所带来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

    “我是来通知夏先生……”

    “我上个月睡女粉丝的事,那绝对是造谣,我们是清白的!”宋文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夏北打断。

    “我是来告诉你……”

    “我大上个月被捉奸那事,那是个误会!我喝水不小心洒到了裤子上,我脱裤子是为了晒干它,谁知道他老公会突然进来的。”夏北又解释道。

    “不是的,我是想说……”

    “我哥孩子不是他亲生的事,我跟你说这是误会,那孩子也不是我的。”夏北再次打断了宋文。

    苏馨和慕容在一旁彻底看傻了,这个货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苏馨用胳膊捅了捅慕容说:“你朋友…真……”

    话直说了半截就说不下去了,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夏北,不过苏馨却发现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这个夏北果然不是什么好鸟。

    至于夏北有没有那个能力,苏馨并不怀疑,这个世界上颜值并不是撩妹的唯一基础,有钱人和会说的很多时候比帅哥都吃香,而夏北恰好符合这两点。

    “我跟他不熟!”慕容的语气非常坚定。

    而在另一边,这么一会的功夫夏北已经连报了六七项罪名了,虽然都不涉嫌刑事违法,但是他干的那些下三滥的事实在太招恨,拖出去打死都不嫌多,值得一提的是居然完全看不到有说完的趋势。

    “夏先生请听我把话说完!”宋文提高了嗓音,再继续让对方说下去说不定天亮也说不完。

    “好……”夏北有些胆怯地站在原地,仿佛等着对方宣判一样。

    宋文送随身的公文包里拿出一沓文件递给夏北说:“这是我的委托人顾梦女士给你的。”

    夏北哆哆嗦嗦的拿着文件不敢打开,哭丧着连说道:“这是什么?亲子鉴定书,孩子都出生了,我不记得谁是顾梦了,你就说你雇主的英文名字叫什么吧,susie?marry?hillary?还是petter…额,最后一个是男的不太可能。”然后把一沓文件丢在一旁看也不看一眼继续说:“你就直接说我每个月该交多少抚养费就得了,我就不看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