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宅屋

第二十一弹:窦老板离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处在深深的沮丧之中,老话说术业有专攻真不是闹着玩的,本来是想写一本变身爽文,可是写着写着就变成了推理悬疑,我想改一改大纲,让剧情走回正轨,可是两天下来居然把完成的悬疑版的大纲写了出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写一步算一步吧……残念!)

    四个人如坠云雾一般走出律师事务所,其中苏馨、夏北和慕容是因为接收的信息意识太多不好消化,苏婉则是意外,哪怕是整件事情水落石出,几个人把真相掰开揉碎了讲给他听,她也未必听得懂,万幸的是他对这件事情并不怎么上心,因为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慕容所吸引。

    这也省了大家很多麻烦。

    “怎么样?”走出律师事务所,夏北率先开口说道。“你们店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又送钱又搞悬疑的!”

    苏馨没好气的白了夏北一眼:“我知道你很纳闷,说真的我心里的疑惑不比你少,但是我要声明的是我昨天是第一天上班,前天刚刚认识那对父女,我能知道什么,不信你们问我妹妹。”说完苏馨用手指捅了妹妹一下问道:“对不对妹妹?”

    “对啊对啊!”苏婉两只眼睛直钩盯着慕容回答道。

    夏北冷笑一声说道:“你妹妹现在三魂七魄都挂在慕容的身上,问他什么他都答应对!”说着也捅了苏婉一下问道:“我们想把你卖到非洲去给老黑奴当童养媳你说好不好?”

    “好啊好啊!”苏婉两只眼睛直钩盯着慕容回答道。

    苏馨捂住了自己的脸,有这样的妹妹实在是太丢人了,现在她真的有一种找一个月黑风高夜杀人灭口的想法,可是表面气势不能输,依旧强硬的说道:“你可真逗,谁害你还会花1700万,说实话就你这种贱人找黑社会打死你用不上三万…你有什么值得人家窦家妇女省吃俭用十几年来残害你的?”

    这话说得虽然很噎人,但也确实说在了理上,夏北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下去,倒是一直沉默不言的慕容这个时候走出来打了一个团场说道:“你们两个不要吵了,这事情争论时不能出结果的,想知道怎么回事回到那个‘缘分小店’问问不就知道了么?”

    苏馨有些为难的说:“可是就算当年是窦晓姣陪着顾梦更改的遗嘱,我们也问不出什么来啊。”

    夏北和慕容异口同声问道:“为什么!”

    苏馨解释道:“因为窦晓姣因为一次意外记忆永远停留在16岁生日,如果事情发生在16岁生日之前还好说,如果……”

    苏馨下半段的话没有说出口,但是除了苏婉几个人都明白了她的意思,如果事情发生在生日之后,那么所有线索就一次性都断了,事情的诡异程度已经超乎几个人想象,有九成九的可能性从窦晓姣的嘴里什么都问不出来。

    夏北一拍大腿说道:“对了!我们可以去问那女孩他爸啊,就算他不知道事情的全部,但是作为一个父亲女儿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那么女儿当天接触过谁,大概干过什么当父亲的也该知道一点眉目啊。”

    慕容微微沉吟说道:“恐怕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貌似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于是几个人也不再说话,直接上了夏北的车奔着缘分小店而去。

    “你父亲呢?”焦急的夏北冲进缘分小店的大门直接开口问道。

    “你们是来吃饭的美。”看到夏北急冲冲的模样,窦晓姣有些但却还是壮胆问道。

    “谁吃饭!我是问你父亲呢?”夏北说道。

    “你这个人这么这样啊?”窦晓姣实际年龄只有16岁,很不善于演示自己的喜恶,一脸厌恶之色地问道。

    这是跟在后面的三个人才低头走进店门,窦晓姣发现苏馨如同发现了救星一般,连忙走上前去保住苏馨的胳膊说道:“苏姐姐你来啦,这个人太无理取闹了,你快赶他走?”

    苏馨有些奇怪也有些惊喜的问道:“你居然记得我?”

    如果窦晓姣记得自己,那是不是证明几个人追寻的问题就要得到答案了?

    谁知道窦晓姣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面带疑惑的看着苏馨说道:“什么记得你?你不是我爸爸召来的厨师吗,爸爸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给我留了你的照片说的。”

    苏馨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甚至觉得自己可以去给人家算命了,因为这几天她的不祥预感实在是太多了,而且还特别准确。

    慕容突然问道:“据我所知今天是你的生日吧,爸爸不陪在你身边你好像一点也不难过啊?”

    窦晓姣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说道:“你也知道是我的生日,不过没关系的,准确的说今天是我的阴历生日,我从来都不过的,可是因为今天饭店开业,爸爸非要把两个日子合在一起过,其实我很不高兴,还和爸爸吵了一架。不过爸爸今天给我留信息道歉了,说要改在半个月后我阳历生日的时候再过……”

    后面窦晓姣说了什么几个人都没有仔细听,因为也没有什么继续听下去的必要了,总之可以确认的一件事情就是窦晓姣的独亲有鬼,而且肯定知道什么,但是他的离去让目前所有线索都断开了。

    几个人大眼瞪小眼的有些不知所措,最后还是慕容冲几个人悄悄使了一个眼色,示意眼下不是说话的时候。

    好在经过一路的相处之后苏婉已经没有那么花痴了,慕容有意无意的躲着她一路,哪怕是智商再低下的人也能感觉出其中的不对劲的地方了。

    所以苏馨把她留下陪窦晓姣聊天,苏婉并没有出演反对,只是微微带着幽怨地看了慕容一眼之后,心不甘情不愿地留下了。

    而三个人则是要走出门商量一下究竟该如何是好。

    “等等!”窦晓姣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苏馨说道:“这是爸爸给你的信,我没看不知道什么内容!你拿去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